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不登天 > 第九十六章 两个胖子的爱情
    随着时间的推进,整个土丘已经满布了血腥之气,而一直没有变化的两界花总算是有了一点变化。

    花叶的脉络之上开始出现了一丝模糊的红色,很妖艳,如果仔细的闻一下的话,能够闻到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而本来在两界花上互相倾轧的生死之气似乎也在慢慢的消退。变化虽然细微,但是总算是有了,那便比之前那种一动不动如同望海的大石头王八强多了。(当然了,那是鳌,别听任意瞎 B B,他是文盲。)

    再过了一会,那脉络还是那样要死不活的一点红晕。至此,我发现,老子根本没必要守着这两界花,原因是这玩意长势太踏马的不喜人了,这要是放在我老家,老子早一铁锹铲了它了,种颗西瓜都比它强,长的还快,又解饿,又解渴。所以,我现在的表情是撇着嘴瞪着这两界花,眼中全是满满的嫌弃。

    于是,在另一片空间之中,花农直接就炸了。

    “老子辛辛苦苦得来的两界花,小兔崽子居然还嫌弃,还有没有天理了?老子要手刃了王八蛋。”花农瞪着眼前的一片云雾,透过云雾能够看到我在土丘之上被各种攻击轰的抱头鼠窜。

    “你去试试呀。”一个懒懒的声音在花农的身后响起。

    女人,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娥眉淡扫,媚眼含春,红唇欲滴,肤如凝脂。

    “夫人,我也就是痛快一下嘴,我哪敢呀。”花农暴走的姿态瞬间转换,回头的时候已经是一脸的“谄媚”。

    “我倒是希望你敢,那样的话,孟婆姐姐绝对会直接宰了你,那样我也能不用天天看着你这个死胖子了,看了上万年了,老娘真是看的够够的了。”女人声音依然温柔,只是那说的话,却是让花农不停的缩着脖子,好像有冷风一直在朝着他的脖领子里边灌一样。

    “夫人,你是舍不得我的,这一点我非常自信。”花农一本正经的和身后的漂亮女人说着。

    “老娘当初是怎么看上的你,上万年的时间,你当初的优点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不过老娘还真的是喜欢你,尤其是喜欢你这盲目自信的劲头。”女人说。

    女人终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肚子比花农还大,这么一看,花农和眼前的女人倒是真的般配,不用看别的,看肚子。

    两人站在这神秘的地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眼睛看着土丘上的战斗,倒是看的津津有味,就像是两个顽皮的孩子在看一群蚂蚁打架一样。

    我又跑了。

    原因有以下两点:一、两界花很明显很抗揍,而且,短期之内也不可能开放。二、老子现在绝对是众矢之的,没办法,整个土丘就这么大的一点地方,山顶之上更是小的可怜,能够容下三四个人已经不错了,而且,现在其他的人已经被我给送去投胎了。

    再跑出去之后,我决定要休息一下,没办法,这么混乱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快一天的时间,在生死之气的侵扰下,即使是强如我们这些修炼者,现在也是一脸的疲惫,不单要小心身边捅过来的刀子,还要无时无刻的收割着其他生物的生命,而且,还要一刻不停的抵抗那土丘之上的生死之气。老话说的好:墙倒众人推。嗯,有道理。

    我直接跑出了土丘的范围,刚刚离开这个范围,就发现一个让人高兴的事情,一旦离开了土丘的范围,似乎那些一直折腾着自己的生死之气便是消失了。

    选了一个相对来说视野不错,也比较安全的地方,身形一晃之间,我已经冲了出去。

    花农:“夫人,快来看。”

    花农夫人挺着肚子一步三晃的走了过来,努力的朝着花农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紧接着,一直云淡风轻的脸上,终是有了一点喜色。

    花农:“你说小王八蛋能不能活着出来?”花农搓着手,看着我冲出去的方向。

    花农夫人:“我赌他一定能出来。”

    花农瞬间便是一脸的苦相,像是活生生被塞进嘴里两公斤的黄莲一样,只是脸上虽苦,但是花农的眼中却是满满的幸福,毕竟,那处所谓的险地,本来便是他自己设置的,任意能不能出来,全是在他的一念之间,而自己的夫人这个赌法,显然是必赢的,这样的结果,本来也是自己想要看到的,这个应该就是两个胖子的爱情吧。

    很好的一处地方,空气清新而且潮湿,有花,有草,有树木、山川、河流,甚至还能偶尔听见一两声的鸟叫声,只是进入的瞬间,便感觉好像是来到了仙境一样。

    狠狠的吸了一口略带潮湿的空气,那种清新的感觉让自己整个人都是舒服了很多,好像是连长期干燥的关节都突然变的湿润,有了活力一样。

    所以,我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

    完了,踏马的,这肯定是钻到不该钻的地方来了。傻子都知道,地府这个干干巴巴,除了漫天的黄沙和灰白的天空以外,几乎就剩下血腥气的地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世外桃源,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事,在地府里绝对是准的。

    正想呢,身子突然便是一个趔趄,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的杂草和树木的枝条已经悄无声息的爬到了自己的双腿之上,然后便是猛的一拉,就算我有天大的本事,但是这么突然的一下子,我也是被彻底的拉倒在了地上。

    尼玛!食人花呀?

    我努力的挣扎着,可惜,身边的这些杂草和树木的枝条就像是游泳时候遇见的水草一样,越是挣扎便捆的越紧,好像老子越挣扎,它们越是兴奋一样。

    草!放开老子,老子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会对植物产生任何的兴趣的。

    力量涌动,狂暴的力量瞬间便是从全身的各个部位喷涌而出,枝条和杂草断裂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只可惜,这些杂草和枝条实在是太多了,即使我能够崩断许多,但是更多的枝条还是一瞬间便再次冲上,只是几息之间,我已经被活脱脱的捆成了一个粽子,这要是再架起柴火,烧上一锅的开水,简单的煮上个几十分钟,我就可以扔到汨罗江里帮屈原前辈去赶鱼虾了。

    “木灵,火灵。”没有办法,我只能是脑袋里吼了一声。

    两个小家伙瞬间出现在我的面前,瞪着被捆成了一个大粽子,并且正在被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拖动着,极有可能是要被行不轨之事的我,然后,然后就是笑了起来。

    笑的非常的开心、爽朗,木灵笑的直接倒在了我的身上,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粽子的身上,四肢疯狂的甩动着。火灵毕竟是女孩,笑起来总也是比较矜持的,但是也是直接抱着肚子弯了下去,从浑身抽搐的样子来看,丫头笑的应该是比木灵还开心。

    “你俩还不赶紧把我弄出来。”我像两个小家伙传达着暴躁的意识。

    可惜,两个小家伙现在显然还没有笑够,你丫的,至于吗?不就是被捆成了一个粽子吗?有那么好笑吗?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却忘记了,我现在只是感觉自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捆成了一个粽子,而两个小家伙眼里的我,却是另外的一番造型。

    肥头大耳,胸脯高耸,还他娘的下垂了,肚子更是肥大的如同怀了一窝小猪的母猪,更让两个小家伙受不了的是,我那个应该是裤裆的部位,如今居然明晃晃的被杂草的叶子编织成了一个颇为生动的二维码的样子。

    尼玛,谁见过把二维码放在裤裆上的,老子扫码到底是为了付款还是交友?

    这一切,我自然是没法看见,如果我能够看见,我绝对会瞬间知道到底是谁干了这一切,又是二维码,又是曼妙身材的,这样的生活气息,除了每天兜里揣着香烟的花农以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

    终于,两个小家伙笑够了,也总算是出手了。

    木灵手指点出,拉着我跑的植物迅速枯萎,然后腐烂,自然更早便是已经断开了。然后肥肥胖胖的手指再点,我身上的植物一阵变化,我眼前也是彻底失去了光亮。

    下一刻,有温热的温度传来,然后温度便是快速的升高,只是几息之间,我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一个粽子,而且很有可能是被扔进了高压锅里煮的粽子。

    我打!

    火灵清脆的声音响起,胸腹之间更是如同被重锤击中一样,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把我憋死过去,然后我便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飞了出去。

    轰然落地,眼前也再次恢复了光芒,然后,然后我便热气腾腾的从那“粽子叶”总破壳而出了。

    粽子叶是假的,但是热气腾腾的我倒是真的。无论是谁,让狠狠的蒸上几十秒,热气腾腾绝对已经是轻的了。

    两个小家伙依然在那里忙乎,背对着我,很辛苦的样子。

    我不由的感慨,到底还是火灵和木灵懂事。

    只是我却没有看见两个小家伙的表情,和他们努力的控制着,但是却依然在微微耸动的肩膀。

    很快,这一片世外桃源便被烧成了一处白地。

    而对于这样的结局,花农看的眼珠子差一点掉在地上,他万万也想不到,会冒出这两个变态的小东西,一个抽水,一个点火,配合的简直就是天衣无缝,自己费了半天的力气搞出来的这么一块为了考验采两界花之人的地方,就生生被烧成了一片白地。

    “下个十年,家务活全是你的了。”夫人在身后拍拍花农肉乎乎的肩膀。

    “夫人,你看这两个小东西。”家务活这种事,反正都是花农自己的,所以,对于这样的结果,他直接选择了忽略,而是指着我身边的木灵和火灵。

    “灵种呀。”夫人微微探了一下身子,随后道。

    “我要是有那个木灵的话……”花农双眼放光的盯着木灵,嘴角有一道亮晶晶的晶体出现。

    “去吧,英雄,我不拦着你。”夫人说。

    下一刻,花农的脸上再次被苦色填满,浑身打了一冷战之后,突然站直了身子,一脸正气。

    “作为堂堂的掌管天下百花的花仙子,我怎么能做如此龌龊之事,夫人,你真的是看扁我的。”

    “我倒是没有看扁你的意思,我只是在想,孟婆姐姐要是知道你打任意的灵种的主意的话,不知道是不是还会看扁你?”

    被烧成了一地的灰白之后,我们也顺利的离开了这“世外桃源”,重新回到了地府的“现实世界”。

    这么短暂的时间,在地府之中连插曲都不算,但是当我回头看到木灵之后,我却觉得这插曲好像有点古怪。

    本来就有一点不太接近正常人颜色的木灵,如今是彻底没了人色了,全身翠绿翠绿的,就像夏天早上起来菜地里种的黄瓜一样,绿的都快滴出水来了,而且这个货的肚子也太大了,保守估计,肚脐眼现在应该是正面对这地面呢。两只胳膊更是无奈的举在了那圆滚滚的肚子两侧,没有办法,实在是放不下去了。

    你丫的这是咋了?我瞪着木灵,好像刚刚那个地方是想把老子捆成粽子煮了吧?怎么一趟出来,你倒是成了粽子了。

    嗝……

    木灵费力的打了一个饱嗝,两条嘴唇如今也是肥肥腻腻,宽宽大大的。

    你他娘的这个造型,老子是没脸把你放出来见人了。

    正在我皱着眉头,努力的研究自己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个什么物种的时候,木灵那依然稚嫩的声音响起,就俩字:困了。然后那塔一样的身体便仰天栽倒,轰然倒地。

    握草!这睡眠,老子要是有你这睡眠,老子也不至于猝死在手术台上了。

    “小火,这是咋了?”木灵的鼾声已经如雷一样的响起了,没有办法,我只能去问火灵,大家都是灵种,应该会知道木灵现在是什么情况。

    “食困。”火灵手指在下巴上摩擦了半天,就在我担心这小丫头会不会把下巴摩擦出胡子的时候,火灵那强装出来的老气横秋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啥?”我的确很惊讶。

    “就是……就是……吃饱了之后,血液大部分都涌入了胃部,然后……”

    “停停停……”我赶紧喊住小火,我知道食困是什么意思,我想知道的是木灵胖成了这个德性到底是因为什么。

    “暴饮暴食。”小火再次摩擦了一阵的下巴。别磨了,丫头,再磨下去真要是给你磨出来三缕长髯出来,你还能见人吗?

    小火这次倒是痛快,直接吧啦吧啦的把木灵暴饮暴食的原因说了一个清楚。

    原来,那地方本来就是草木之气极其旺盛,木灵自然是心生喜意,所以,直接便是敞开了“胸怀”一顿的“胡吃海喝”。

    “所以喽。”小火耸耸肩膀,摊摊手。

    “那他这个得什么时候才能……”我伸手在肚子上比划了一下。

    “不知道。”

    你大爷!我抬起脚,踹了一脚睡的满脸是汗,口水更是拉出了一条晶莹长线的身子。随后便是一屁股挨着火灵坐了下去,没办法,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等。

    还好,木灵的消化能力非常不错,大概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木灵已经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并且一骨碌爬了起来,一脸的精神抖擞。

    原本以为木灵会过来和我们打招呼,讲述一下他这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历,而且我和小火也已经做好了认真倾听故事的准备。

    可惜,可惜,小兔崽子一骨碌爬起来,朝着我们呲牙一笑之后,身形一晃已经朝着土丘之上扑了过去,而且看那架势还有一股子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意味。

    在我们惊诧的目光之中,木灵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土丘上的茫茫人海之中。

    绿色,一瞬间,漫天的绿色在人群之中炸开,眨眼之间便已经朝着远处蔓延而去。

    我和小火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看着那绿色如同怒龙一样冲过人群,无数儿臂粗细的荆棘瞬间便是缠绕上了众人的身体,手指粗细的尖刺更是无情的穿入身体之中。一瞬间,满眼的绿色之中无数道红色妖艳的光芒亮起,惨嚎之声也是瞬间便灌满了这一片略显狭窄的空间。只是几息之间,蔓延出去的绿色已经停在了我们的脚下,安静的趴了下去。而漫山遍野的绿色之中,鲜血、断肢更是铺满了整个土丘,方言望去,整片空间如同一片人间炼狱。

    木灵蹦蹦跳跳的跑了回来,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我和小火。

    “精力有点过剩,只能这样消耗一下。”木灵低着头,一脸委屈的看着我和小火,两根手指不停的在腰间缠绕着。

    你丫的这么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是想博得我们的同情吗?我看着木灵,抬头再看看土丘之上那一地或伤或死的人群,你丫的和无害能搭上边吗?你这精力过剩的消耗方式,是不是有点太残暴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168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 湖北十一选五爱乐彩 江苏快三江苏11选5 证券投资分析报告范文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云南快乐十分直三预测 股票涨跌计算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最多的 北京赛车pk拾 湖北11选五一定牛结果 江苏福彩6十1 河南11选五购买 快三开奖结果湖北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七 体彩飞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