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四十章 师徒
    “请用今天的时间不让明天成为遗憾。”落凡笑着说道。

    瘦高道人此时才清醒过来。黄瑟看着手中的药方,下意识的问道:

    “你究竟是谁?”

    “看病的。”落凡回答道。

    黄瑟皱了皱眉头,再次说道:“我是说你到底是谁?身上没有任何天地元气的波动,为何却能出自带符意的字。”

    落凡知道自己的状况,十多年无时无刻不想感应天地元气的存在,可天地元气似乎一直在与他开玩笑,就像与他在躲猫猫,那本太上感应篇天天抄,天天念,天地元气却始终不与他照面。自带符意的字,要有能写出来,那就好,更何况还是随意写的几个药名。

    沉默片刻后,落凡说道:“你还要不要治病,不治我就走了。”

    雷大夫见好友一直在说其它的事,插话进来说道:“黄瑟,这可是会伏羲制十三针的小神医啊,让他试试,就不定小侄女就醒来了。”

    此时黄瑟己经反应过来了,连忙说道:“对,对,治病。雷兄弟,帮我去抓下药。”说完,将那张药方递给了雷大夫。

    落凡己经看见躺在床上的女子脸色有些消瘦,十五六岁上下,相貌甚甜,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眼睛。

    真是人可貌相,这瘦高道人那种形象却有如此漂亮的女儿。

    落凡笑道:“前辈,这真是您的女儿?”

    “废什么话,你不是要治病,如果你能治好我女儿,要求尽管提。普天之下,应该还没有我黄瑟做不到的事。”

    落凡打断了黄瑟的话,“其余的就不用多说了,治疗要紧。”

    说完他看了看睡在床榻上的那名女子,随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来,布包里面正是落凡自制的针对,十三牧金银各不同的针安静的躺在里面。

    银针有九根,金针四根,长短各一。

    落凡抽出一根金针刺入少女的百会穴,余九根银针却如飞花逐月般快速的落入女孩身体的穴位上,还未眨眼,余下三根金针也落了下去。

    作为帝境的黄瑟硬是没有看清落凡的针法,这落针的手法没有别的,只是一个快又极准。

    落凡落完针后,却是满头的汗珠,但浑然不在意,这是第一次施针唤醒一个久睡不醒的人。

    你可以轻易叫一个人起床,但你无法唤醒一个锁了心扉装睡的人。

    如果你累了。。。。。。。。。

    生活中的一些烦心事,让你的心累了,只想逃离,那你就会封锁心扉,就此睡到天荒地老。

    落凡的针也只是想告诉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不妨走出来,去听听鸟鸣,闻闻花香,看看红叶,懒觉之后,重新出发,世界一片安好。

    当你遇到,父亲消失,母亲离世,恶霸欺凌,心累是正常的。你关闭心扉,自我休眠,不是休整之道,只有自我休整后,照顾好自己身心,才会有更好的力气去迎接新的挑战。你可以把生活看成一场轮回,在休息与奋斗中切换,以找到身心的自在和平衡。

    落凡的针没有那么神经,在给她疏通气血的刹那,却在针尖中,传导出了一种这样开导的信息,怎么说呢,就如同现在的心理医生。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我念念不忘的你,不肯睁眼看我。

    随着落凡施针完毕,黄瑟道长的眼神紧张的投射在床榻上的女子身上,再也不肯分离。

    他希望他女儿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他再不会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心软是病,情深致命。

    黄瑟道长其实也有心病,这也是落凡对他说的,治她的病 ,也治你的病 。

    床榻上的女子,在落凡收针不久,眼框内似有一滴泪珠滑落,手指微动,仿若要挣扎着起来。

    黄瑟急忙上前,轻轻抱住女孩,眼睛一刻不停的紧盯着。

    时间过得很慢,却是极静。

    随之而来的却是激动,是那张熟悉的面孔,没有约定的重逢,在眸中倒影,喜悦,闪烁在黄瑟略显沧桑的面庞。

    长长的睫毛下,打开的是两颗黑色的明珠,闪烁着照亮了整个房间。

    落凡轻轻的掩上门,慢慢的走了出去。

    院落里的竹林十分的幽静,安静的环境留给他们父女互诉衷肠就好。

    轻风扫过,竹林轻轻摇曳,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是美妙的乐音盈盈飘来。

    当夏日炎炎的午后,你走进那绿荫如盖的竹林小径,立时会感到一股沁人的快意,红尘荡尽,疲劳无踪,心中是一个清凉的世界。

    随意写的字带有符意?落凡的心底却被刚刚黄瑟的这句话深深的震憾到了。

    莫道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直追寻天地元气,却就像给开了一个玩笑,早己寻不见踪影,日日的临摹不曾间断的太上感应篇,却早己藏于字中。

    又是一阵轻风拂过,院落里的竹子发出动听的声音,像是谁吹响了一枝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吗?

    风拂绿竹,竹声和瑟,就是大自然的乐章,宋晓晓说,要感知天地元气,必先感知天地的变化,通过冥想与天地大道建立联系。

    大自然的力量,不就是大道的力量吗?

    落凡看着摇曳的竹林,心底忽然沉寂下来,仿若抓住了些什么,但却没有头绪。

    他就站在竹林里,听着竹林与风和起的声音,就像是一篇美妙的乐章,沉浸其内而不能自拔。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落凡的身体仿若变成了一颗竹子,在院落里与风和鸣,扎地生根,借风之力,吹响自己的乐篇。

    黄瑟带着女儿来到竹林的时候,落凡己经变成了一个石雕,五官感觉与竹林和为一体,不再分彼此。

    黄瑟拦住要道谢的女儿,轻轻的走到一旁,好似怕惊扰了珍贵的宝藏。

    风还是那道风,竹还是那颗竹,没有任何的变化,却和在一起,就能吹响沁人心脾的乐章。

    虽说此子不能修行,这可是天然的符师,若能感知天地,自然就能写符。

    黄瑟没有任何言语,静静的看着,以至于雷大夫回来,都没有知情。

    “药抓回来了。”

    随着一阵大喊和快速的脚步声,落凡回神过来。

    黄瑟暗道一声可惜,如果再给一点时间,说不定落凡就能明悟天地之间那股力量,感受到天地元气的波动了。

    失之惋矣。

    “小侄女己经醒来了,小兄弟可真是神医,这药?”雷大夫走进院落的时候,正好看着落凡站在竹林之中,黄瑟与那名初醒的少女立在一旁。

    落凡回头便瞅见了黄瑟与那名少女。

    那名少女清丽白腻的脸庞上,有一张可爱的小嘴,小嘴上带着迷人的微笑,看着落凡,似有许多感谢的言语要表达。

    没有人理会雷大夫的话,他自嘲的笑了笑,又说道:“你们都是怎么了?”

    落凡转头过来,看着雷大夫说道:“去把这药熬了,然后给这位道长喝下。”

    雷大夫现在对落凡的医术是深信不疑,闻言即刻便走。

    “这药是给我?”黄瑟脸上满脸不信的神情。

    “是啊,早先就说过,你也有病。”落凡笑道。

    还未等黄瑟及雷大夫脸上震惊的表情消散,落凡接着又说道:

    “你是心疾,长期以来,总想着妻子离世之事,女儿生病之事,久之便己成为心病,心病虽说己随女儿的苏醒己去,但仍需调理,否则你的身心还是会出大问题。若是太过于执着己经逝去的东西,竹蓝打水一场空是迟早的事,倒不如一切随风去,难道你没觉得境界有些滑落吗?”

    黄瑟听完落凡的话,想想这二年来,境界却是松动,可他却只是一个没有感知天地元气的武夫,不是修行者啊。

    难道或者说,他是天生的符师,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暂时还未感知天地大道,又或者说冥想不够?

    世间事,自然都会有不同的机缘,又或许是他缘份不到,如若刚才不是雷大夫的打断,可能就己经感受到天地的变化了吧。

    “爹,你就信了他,老老实实调理吧。”那名长发女孩,轻轻挽着黄瑟胳膊,轻快的说道。

    有道是无病一身轻,她醒来后,看到久别的父亲,心里的疙瘩早己消失不见,还停留在十四岁那年的小女孩心态。

    自己父亲回到自己身边,仿若一切都有了依靠,复又回归当初那个活泼可爱的模样。说话之间,眉毛一眨眨的,很是灵动,两颗黑珍珠般的眼睛有着无尽的灵气左右翻飞。

    “好,好,听你的。”黄瑟心情大好的笑道。

    紧接着,他又对落凡说道:“你刚刚是否感应到什么?”

    落凡见回到修行上的话题,仔细的想了想应道:“竹,秀逸有神韵,纤细柔美,长静不败,风吹和瑟,迎自然之力,蓬勃向上。。。。。”

    “这便是大道的力量,大道力量无处不在,就如同你刚刚施针,没有天地元气的波动,却从你针尖之中,带入了你的思绪,宛如心灵的导师,唤醒了玉儿。”

    “大道力量,就是自然的力量。”

    “天地元气,就是顺应大道发展,自然的规律而产生的一股气流。冥想就是通过建立自身气海,从而与之产生共鸣,再共享天地元气的力量,其实就是共享大自然道的力量,大道的力量。”

    落凡听到黄瑟的话语,心中想起,那雨夜里,黄瑟道长的一神符,天地之间雨,就变成了天地之间最可怕的刀,密密麻麻坠满人间,仿若世间一切进行切割,这就是用大自然造新的符吗?

    雨是自然界的产物,却被神符师赋予了天地元气之后,就变成了切割人间的刀。

    竹傲立风中,却与风和瑟,仿若吹响了天地的乐章。

    这是一样的道理吗?

    没有什么能让落凡能修行更能令其兴奋的了,记忆中的女子还等着他去唤醒,一日不成修行者,又如何从天地间找回她那消散在天地的魂魄。

    落凡兴奋的说道:“前辈,你说唤醒你女儿,可以与你提任何要求?”

    黄瑟大气的说道:“当然!”

    落凡听闻此言,双手一拱,向前一步便跪落在地,大声说道:“那就请前辈教我修行。”

    落凡的声干净利落,仿若这就是他唯一的求。

    黄瑟看着跪落在地的少年,若有所思的说道,“其实你早就是我的学生了,只是不曾相教。”

    落凡抬起头,诧异的望着这名老道。

    黄瑟解释道:“我本就是天山书院的教习,书院的书法之道,一直是我在教习,只是这二年没有什么看得上的学生,而我女儿又昏迷不醒,故一直在都城寻找好的方式来解决此事。”

    停了片刻,他又说道:“你作为书院正式弟子的修走,若有修行姿质,一年后可任择一院修习修行法。”

    原来通过天山书院的初核不仅是做一名看护,还是有些好处的。

    落凡站了起来,说道:“那就肯请前辈教我修行法。”

    黄瑟转头有些怜爱的看向自己的女儿,轻声说道:“玉儿,你先回房歇息下,我与这位小哥说说话。”

    然后,黄瑟看向落凡说道:“一起走走?”

    “好啊!”

    落凡闻言而动,静静的立在黄瑟的身旁。

    人生苦短,路漫漫 ,注定我们再也无法回去,无论对错,都只有一路向前,回头是风景,是留恋的,是再也回不去的,若是一昧的沉迷于过去,前面等待的你就再没有了感受。

    朦朦胧胧之间,李忆雪仿若又出现在落凡的身前,就像那道身影穿过了时空的长廊,对着落凡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她来了,她走了。

    竹林之中,迷迷糊糊,落凡似睡非睡,似梦非梦。

    他好像莫名其妙就走到了白云山,去往开天观的台阶上,只依稀记得瘦高道人说一起走走,就听到竹林里一片风声,一路上漆黑,连他也看不到几尺外的景象。

    忽然就这样站在了白云山的台阶上 。台阶那边有如梦一般的李忆雪,静静的看着他。

    但是当他一脚踏上台阶之后,天地之间,骤然大放光明。

    落凡浑浑噩噩走上台附上,突然台阶中央那里,绽放出无比炫目的雪白光芒,仿佛比之前的天地光明更加刺眼,蕴含的道意更加崇高,落凡明明刺痛得眼睛流泪,但是不知为何,反而能够更加清晰看到那里的奇异风景。

    有一位女子,面容模糊,站在廊桥当中。

    有些相似李忆雪的身影 ,娇小玲珑,一身雪白,如神似仙。

    但是脱缰野马一般的混乱潜意识当中,落凡无比确定眼前人物,比李忆雪更加虚无缥缈,就像他或是她距离人间更远。

    落凡缓缓前行,耳边仿佛有狐魅女子细语呢喃,蛊惑人心,“跪下吧,便可鸿运当头。”

    之后又有人威严大喝,震慑人心:“凡夫俗子,还不速速下跪!”

    又有中正平和的声音淡然道:“如世俗人,需要下跪天地君亲师,跪一跪又何妨,换来一个大道登顶。”

    还有沧桑沙哑的嗓音响起,“这一跪,就等于走过了长生桥,登上了青云梯,跨过了天地堑,休要迟疑,快快下跪,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一声熟悉嗓音竭力响起,“落凡,快快停步!既不要前行,也不要转身,更不可下跪。只需在原地坚持一炷香便可,你一介凡人之躯,能够承载多少斤两的神气意愿?不要逆天行事……”

    有点像是之前开天观里吴道子的训斥和告诫。

    只是老人的嗓音越到后边越低。

    与此同时,又有人温醇笑道:“落凡,不妨站直,往前走几步试试看?”

    这像是黄瑟道长。

    落凡凭借本能地挺直腰杆,停下脚步,眼神茫然地四周张望。

    他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他想问问黄瑟道长。

    “胆敢再往前一步,就将你挫骨扬灰!”

    落凡一步踏出。

    台阶轰然一震。

    天地寂静,杂音顿消。

    有叹息,有恐惧,有慌乱,有敬畏,有唏嘘,一团乱麻。

    落凡一步走出之后,就自然而然向前走出第二步,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黄瑟道长与自己,并肩而行。

    整座台阶以及台阶之外,突然又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少年之前停步的时候,就已经不再被光线刺得流泪,这会儿没来由就一下子哽咽起来,灵犀所至,问道:“刚刚不是李忆雪吗,你是要走了吗?”

    “嗯,她己经走了,你需放下,放下便是晴天。”

    “这世间再强大的人,也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和死亡,但如果有一天给你一个选择,明知人生艰苦,你还愿意来到这世间吗?”

    溪水潺潺,清风潇潇,每一天都是如此平凡,生命本没有什么不同,每一朵花,每片树叶,长得相似,其实各不相同。

    一个生命,一个故事,匆匆来,又匆匆走。

    “世间如此美 好,为何不能停留?”

    落凡想抓住己经消散的李忆雪的身影 ,但却无可奈何。

    黄瑟伸手抚开天气之产那道气,轻声喝道:“落凡,大道就在脚下,走!”

    落凡深呼吸一口气,抬起脚准备踏出第三步。

    有一个响起极远、极高之地的嗓音,瞬间穿透一层层天地,微笑道:“事不过三,点到即止。”

    台阶中间那边随之有人冷哼一声。

    落凡猛然惊醒,发现自己仍在那片竹林,轻风拂晓,竹林摇曳,少年下意识的看向身旁。

    黄瑟道长正一脸笑意盈然的看着自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大赢家竞彩比分直播 福建36选7 福建36选7 银行业股票分析 辽宁快乐12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走势今天 德宏信托 什么叫年线 杜德配资 深圳风采 沪股票指数 上证指数年k线 国际股票指数下跌 汇配资 篮球比分牌 沪市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