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三十五章 医馆施针(求收藏!)
    此拳平淡无奇,直来直去,正是本能暴怒之后的出手。

    落在落凡的眼里,没有丝豪的技巧,就像是小孩子打架,没有任何章法。对于一个在军中半年,且一直不曾忘习武,凡乎每天都在打杀马贼匪患的人来说,这一拳就像是过家家的游戏。

    落凡招手搁挡,抬腿直踹,没有多作动作,行云流水般的将夏侯霸天的王八之拳轻巧的推了过去。

    平沙落雁式。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落地方式,夏侯霸天的拳头还未碰到落凡丝豪,就己经摔了出去。

    屁股朝天嘴啃泥的方式,坠落在庭院。

    夏侯霸天抬起头来,看着落凡,额筋凸起,双目圆睁,却不再言语,想起义父的临行交待,那双眼睛却又慢慢恢复正常。

    “兄弟还是如此好身手。”夏侯霸天笑着拍了拍身上的灰,站起来大笑道。

    笑声中遮掩内心的愤怒,话语中却故作轻松,好似刚刚摔一跤的那人不是他。

    落凡没有答话,但也没有继续的动作。

    这是在都城,青天白日下,既然不能杀,那干嘛要浪费力气。

    “你来做什么?”不带丝豪情感的话语从落凡的嘴中道出。

    “义父说如果你想查北山道口的刺杀案,还不如从雨夜风波亭案的那名符师着手,相信会有不同的收获。”

    夏侯霸天停顿了片刻又说道:“这是义父让我带给你的原话,至于你怎么弄那是你的事。”

    说完这句,夏侯霸天头也不回,也不管落凡的反应,便快步离开。

    离开之时,脚步声重重的踏在破败的院落里的小道上,震得霉味四起,仿若他的心,糟糕之极。

    落凡望去远去的夏侯霸天,心底思量着,完成与公主交易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找此人收收利息,那名神符师是此案的关键人物之一,看起来不像。

    思罢,落凡摇了摇头,开始清理院落里的一些杂物,这就是以后都城的落脚之地了。

    ……

    ……

    ……

    落凡在道观时,除了习武和抱着那本太上感应篇冥想之外,最多的就是与吴道子学习医术,山林之中多虎豹,落凡每次学有所成,就去山林与虎豹搏斗,以获取自身的战斗经验。这些经验也就成了他的宝贵财富,使之养成了特有的危险敏锐感知度,以至于多少次在边军中凭此感觉化险为夷。

    生活还得继续。

    案子也得查。

    要想查案,自己也必须得有营生。

    落凡行走在街巷,没有目的,也没有想过要做什么,只是单纯的走在街巷,看看都城,看看这边的风土人情。

    在青石巷,传来一声杂乱的吵吵声,落凡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天杀的,你赔我女儿命来。”人还未到,一声哭天抢地的声音从巷子内传出,撕心裂肺,痛苦中有着悲凉还有许多的怨恨。

    人群里围着一间不大的医馆,医馆门口一名妇女抱着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女孩,在哪里嚎天大哭。

    女孩双眼紧闭,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而其身上却呈褐紫色,仿若血液己凝固在血管,不再流动。

    “我女儿送过来还好好的,也只是发烧而己,结果一付药下去,就成了这般模样,这天杀的,这是要谋杀我女儿啊。”

    那名妇女紧紧抱着这名女孩,不停的控诉。

    小医馆里的大夫站在门前却措手无策。

    “常大夫,你医术不行,就不要开医馆了。”

    “铺子转让给吴东家多好,人家重新规划岂不更好。你看,就你这医术不就医死人了。”

    “这小孩真可怜,多么可爱的小女孩,眼看就要这样没了。”

    “真是可惜。”

    看热闹的人从来都是不嫌事大,议论声中传出种种控诉。

    那名坐在地上怀抱女孩听到这些哭声更大了。

    撕心裂肺却又合情合理。

    落凡挤过身上,看到那女孩的征状,这是中毒。

    有种叫紫焦的石头,可以提炼其中的物质制作成焦糖,香气溢人,口感甘甜,却是巨毒之物,人一旦误食,血液便会停止流动,慢慢僵化,就如同现代医学中所说的一种疾病,静 脉 曲 张。只不过,此物比静 脉 曲 张更加厉害,是全身血液僵化,凝固,一旦得不到救治,最多就半个时辰,心脏就会因失去血液的供应而停止跳动。

    落凡走过去,看看焦急却又无法的大夫,还有悲伤痛哭的妇女,说道:“让我看看。”

    “你是谁?你是大夫吗?”那名妇女看着落凡,这名年轻的少年,眼神满是疑问和不信任的神情。

    那名大夫对落凡摇了摇头,这个女孩眼看就没救了,落凡参与进来,倒时可能得不到任何好处,还惹得一声骚。

    落凡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还考虑这些做什么,这是一条鲜活的人命,再托下去,可能就是神仙出面,也没救了。

    他迅速从身上摸出几根银针,随便在这个女孩身上刺了几下。

    血液瞬间流转,女孩身上的肌肤褐紫色快速的消散,转眼就恢复了正常,睁开眼睛,看着抱她的妇女说道:“娘亲,我好难受。”

    “神了,这名少年就用几牧银针随意刺了几下,这女孩就缓过气来,真是神了。”人群中刚刚说这女孩没救了的一名长舌妇又是第一个开口。

    “神医啊,一针就能起死回生,不知他是那个医馆的,我的陈年老疾,得找他看看。”

    “真是神人,咱们都城好像没有见这人,外来的吗?”

    “您真是大夫,那你赶紧帮我芙儿检查下,她这是怎么了。”怀抱女孩的妇女虽是震心惊,但很快就恢复过来,这名少年可能真能治好她的芙儿。

    “她这是中毒了。”

    落凡看着这名妇女问道:“你有没有给他吃过什么焦糖之类的食物?”

    “焦糖?”那名妇女有些诧异。“没有给他吃过,我们穷苦人家哪有那种高级货。”

    “你要对我说实话,这样我才能好好给治。”落凡细声说道。

    “是真的没有!”妇女越发肯定。

    那就怪了,落凡的感觉应该是没错,开山观飞升祖师留下来的拓本中,有此症状的记载,正是误食紫焦石头中提炼的焦糖的症状。

    那名小女孩无力的抬了抬眉,脸色并没有好一些,但还是开了口说道:

    “那些药汤很苦,我不想喝,但娘亲说不喝,病就不能好,我端着药走到门口时,有人给了我一块紫色的糖,很甘甜,我就就着药喝下去了。”

    “大夫,难道那块紫色的糖就是……”妇人听到这里,惊诧的说道。

    “如果不出意外,那枚焦糖就是令缓中毒的真因。”落凡解释道。

    站在门口的大夫年龄不大,约莫四十岁左右,中等身材,四方脸庞,早说相貌不咋的,但一双眼睛里却闪着纯扑的光芒,焦急的神情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双手不知放向何处,不停的换着方位。

    他己看出,这毒眼前这名少年能解,他抬手拱了拱说道:“请帮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言语不多,简单至极,却透露着真诚与执着。

    “别听他瞎说,哪是中毒,就是这个医馆医术不行,庸医误人命,不能让他在此开医馆,误了乡亲的命。”

    人群中有人喊道。

    落凡眼神看出,一名贼头贼脑的青壮汉子站在人群中,不停对着这个医馆指指点点。

    落凡不理其他,对着妇女说道:“你如果想救她,现在与我去院里,我方便扎针。”

    踏进了院子里,这家医馆其实并不大,院子里种满了各式的药草,挤得庭院里只有一条小道可以前行。

    到了内院,落凡示意那名妇女将女孩放在榻上,从怀里掏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就要给女孩喂下去。

    那名妇女一把拦住了落凡的手,有些担心的问道:

    “这是什么?”妇女看着这颗黑乎乎的药丸,眼里有些怀疑。

    女儿中毒之事,让这名妇女不敢轻易相信外人的东西,病从口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放心,此药丸乃是从深山老林中的千年龙参与何首乌中提炼出来,称之为护心丸,待会施针时护住心脾,施完针排出毒素,就没有问题了。”落凡罕见的有些耐心的解释道。

    那名女孩的眼神虽无力却有些灵动,看了看落凡清辙的双眼,一把接过药丸,便吞了下去。

    “娘亲,我相信这位哥哥是好人。”

    那名妇女心里微微一叹,也就只能这样了。

    见女孩吃完药,落凡点了点头,让女孩躺下,开始行针。

    本来对落凡的有些怀疑的妇女见落凡的行针速度和女孩渐渐好起来的脸色,她又开始期待起来。

    那名中年大夫看着落凡手法,却是闻所示见,不知所以然。落凡的手法行云流水,快的只能看见手的残影,心中不由大定。

    到了最后,他对这名少年一丝怀疑早己消失不见,因为落凡的头上己经布满了汗珠。

    忽然那名妇女又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她看见女孩的脸上多了一种有些痛苦的表情,正当她想出声询问的时候,落凡忽然将女孩拉的翻了个身,一掌拍在女孩的背后。

    “噗”的下,女孩吐出一口又浓又黑的黏糊湖的东西。

    “没事了,回去好好休养几天,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好女孩。”落凡说道。

    雷大夫看着落凡说道:“多谢了!都是拆迁惹的祸,要不是你,又连累一条人命。”

    拆迁,又见拆迁。某一个世界里因拆迁弄的人命太多,太多。

    那名妇女还待不及说些感谢的话,医馆门前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吵闹声。

    “给我把馆封了,相关人员全部带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金猪配资 上海时时彩 悦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商协议 上海快三 华体网即时指数 体彩p3 赤盈配资 中富策略配资 任选9场 深圳风采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软件 海立通配资 雷速体育视频一直加载中 陕西快乐十分 金猎人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