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三十四章 凶宅新主旧人访
    回忆里的故事在回忆中缓缓落下帷幕,流光过却,白云山下,凄凄离别,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离别多。

    清晨的阳光,洒在落凡清秀的脸庞,岁月没能在这少年脸上流下任何痕迹。时光从来都不等人,春时残红,秋时落黄,一轮又一轮,站在山崖之颠,暮然回首,曾经那些美好的岁月宛如静悄悄的流水,从手指缝里偷偷的溜走,来不及抓住它的尾巴,也根本抓不住尾巴,就己经消散了。

    忆雪,等我。

    落凡离开崖洞,直奔都城。

    在街头寻了位慈眉善目的老妈妈问清楚道路,他直奔南城走去,一路穿巷过街问路再问路,终于看到了两棵大槐树。

    两棵大槐树中间有一条幽静的街巷,宽窄可以过马车,但也并不显得如何奢阔,街道两旁不知是何家的宅院,没有传出一丝声音,很多参天大树从院墙里伸出来,搭在三两行人遮下夏日的阳光,洒下一片阴凉。

    走到街巷中段,有两处府邸大门相对。右手边那家阶旁肃立的石狮格外干净,上面没有显眼的灰尘落叶,朱门紧阖,铜环无声。

    左手边那家却显得要衰败很多,门上漆皮脱落,两道封条颓然无力地在风中飘荡。石狮只我剩下了一个,另一个不知道被搬去了何处,即便剩下的这一个也己残破,缺耳漏爪,基座后方积着黑糊糊的老泥,有些像凝固的血。

    这处巷子的两座府邸林公公传话,允许落凡选择其中一处作为落脚处,以方便落凡暗中查案。

    那座破败的院子正是前安南将军陈邳的府邸。天启年间,钦天监事件中,正是此人一书奏折,将四公主赢娇推上风口浪尖,言四公主必是祸乱大秦之根源,最后是皇帝陛下亲自主持审理,宰相及诸公聊旁观,天机门协助,证实此乃谣言,最终确定陈邳散播谣言其实际用心为叛国的罪名成立,陈府被满门抄斩。

    这个案子己经过很多年,早己没有任何人记起,即便有些记得此事的人偶尔想起那些本不应该死去的仆妇管事之流,痛惜之余更是痛恨陈邳此人罪恶滔天,不止让自己身败名裂而死,还拖累了那么多无辜。

    将军府被朝廷收回后的十余年间曾经有几次要被赐出,只是受赐的官员一听说是此凶地,纷纷敬谢不敏,左右都城地阔宅多,他们倒也不怕自己没地方住,只是这样一来,这座府邸便一直空在这条街巷中,变得越来越衰败。

    但北山道口刺杀事件中,落凡听那名书院叛徒说过,夏候刺杀四公主的真实原因就是钦天监事件,所以落凡决定来看看,顺便接受此宅。

    走过将军府大门时,落凡眼眸里的诧异的神情一闪而过,面容上再也看不到任何异样的情绪,他没有停留,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变得停缓一丝,依旧如常正常迈步走着,脚落在地面啪啪响着,就像是代表时间流逝的鼓点。

    庭院深处似乎有一道深遂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路过将军府的落凡。

    落凡依旧如常,就这样平静走过长巷,走过朱门与破门之间,寻寻常常,就像是一个外乡游客夏日里误入都城内某街巷。

    ……

    ……

    “那处凶宅没人要,对门的宅子却很抢手。为什么?当年安南将军和通议大夫对门而居,安南将军满门抄斩,通议大夫却是扶摇直上,现如今己经是军机阁学士,他老人家当年住过的底邸,你说该有多少四五品的官员想沾沾光?”

    街巷尽头的一处饭馆,落凡坐在角落一张小桌上,安静吃着小菜喝着稀粥,耳朵却听着那些街坊老户的闲唠。对于这些在街坊里住了数十年甚至几辈子的老户们来说,最值得他们聊的事情,自然是当年将军府的叛国案和通议大夫的青云大道,每日围着这些说来说去也不嫌腻,倒合了落凡的心意。

    “说起宁静学士,他老人家当年不过是个通议大夫,后来却忽然间青云直上,这里面有件妙事,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这事当年闹的那么大,甚至连宫里都发了话,住这片坊市的人谁没听说过?”

    一中年汉子摇头嘲讽说道:“当日皇帝陛下亲审陈将军叛国案时,这对面的通议大夫府邸也发生了一件趣事,堂堂通议大夫却十分惧内,那一天陈将军府人头滚滚,而通议大夫家里却一个人都有,全部搬出娘家小住了,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妇人家害怕。”

    “你们只知道是宫里发了话,那你们知不知道是谁发了话?”先前说话的那人冷笑一声,双手向着都城城北遥遥一揖,“好教你们知道,那是当今圣知道此事后勃然大怒,堂堂一通议大夫却如此胆小,亲自询问,才知道是他婆娘害怕,圣上一句怕老婆的男人都是好男人,怕不是真怕,而尊重,尊重老婆的男人才能做好事情。”

    “当今圣上啊”

    桌旁饮酒数人对视一眼,露出了然于心的笑容,全天下人都知道,大秦帝国当今圣上以宽仁治政闻名,讲究的是人人平等,从不以夫纲,父纲为领,只以事实论成败,以成功论英雄,大秦数不尽女中豪杰,巾国英豪正是因为此,说四公主乱国,那纯是妖言惑众。有这样贤明君主,才有了如今的大秦江山。

    圣上金口一开,宁静大人能做事的声音传出之后,也不知入了谁的法眼,觉得此人真的堪用,再加上后面的一些缘故,竟让这位老大人从此官运亨通,如今己是入了军机阁!

    都说福祸相倚,调查陈将军一事之事,本将调查对象延伸到他,谁料因惧内一事,入了圣上眼,到最后竟能成就这男人的一世功名?

    …………

    …………

    撕下封条,走进府内,满目苍凉。

    府邸内人去屋空,歪七扭八的房屋破烂不堪,久无人居住,豪无生活的气息。房屋里面面阴暗潮湿,也许刚下完雨,那些屋子里都有些食物霉变的气味。

    暮色四合,晚风乍起,眼前的庭院又添一份萧瑟,或许无人会忆起往昔的良辰美景,流年易逝,风月如歌,愿逝者安好。

    落凡收拾好一间院落,在都城的日子里就以此为家了。

    对面通议大夫的提升并不是入了圣上的法眼,那只不过民间的传闻罢了,现在人在军机阁,军机阁归夏候统管,夏候一直追着钦天监不放,并以此为借口,而通议大夫与陈将军门对门,想必有所交流,里面必定会留下一丝痕迹。

    这正是落凡接手这个府邸的原因之一。

    正在落凡思考之际,一道推门声传了开来。

    随着这道声音踏进院落的是一名白衫青年,虎背熊腰的身材配上一袭白衣,显得犹为不搭。与落凡一身清新俊逸形成了极大反差。

    落凡十分平静的看着此人,没有丝豪的情绪波动,很平静看着这不速之客,此人正是夏霸天。

    “义父让我来看看,原来是你。”

    夏霸天的声音中有一丝意外,更有些身心的怒火在燃烧。

    男人的三大仇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弑子之痛。在夏霸天的心中,李忆雪己经是他的妻子,不论是否拜堂,是否有夫妻之实,但那就是自明媒正娶的妻子。

    原以为很难再见到他,没想到,义父让自己过来找的人就是他。

    他就是北山道口阻止义父一事的关键人物,他就是抢走自己妻子的人。白云山中开天观内小道士。

    本想此次来都城投奔夏氏的远方亲戚夏候,拜为义父,改名为夏侯霸天,就是为了回去灭了开天观,以正自身之名。

    没想到,就是因为他,北山道口阻止义父筹划事件的关键人物也就是他,就是同一人,难怪义父让放弃此事,化干戈为玉帛。

    原来都是他。

    夏侯霸天的心里就像是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何滋味。

    落凡没有吱声,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看着这个使李忆雪陷于沉睡的始作涌者。

    院落里轻风荡起,吹起一股霉味,直沁入人的心脾,使人变得更加烦燥。

    夏侯霸天于是不再言语,垫起脚,一拳直直的冲着落凡的脸庞扫来。

    在夏候霸天的心里,落凡就是他的仇人。

    在落凡的心里,夏侯霸天同样是他的仇人。

    仇人相见。

    不需言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内蒙古快三 卓信宝配资 p3试机号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网 和信投顾 七乐彩 亿赢配资 福建22选5 达慧投资配资 云南时时彩 陕西十一选五 中国配资 重庆快乐10分 球探比分即比分 股票资金流向 三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