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三十章 朕的天下岂分黑白道(求收藏)
    “白痴!………白痴!……一群白痴!”

    白痴二字让骂的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浑厚若战鼓,清脆若击磐。

    落凡怔怔的站在书房外,听着这仿佛从天外传来的白痴二字,抬眼看了看夏候,他其实很想找个地方听听,这是谁,骂白痴都骂了极有风骚。

    大秦皇宫是何等样庄严肃穆之地,就算是权柄极重的太监总管,也不敢用这么大的声音骂人,更何况此时骂人白痴的声音能传到御书房这个地方来,要知道这里可是大秦无上君主的私人领地。

    落凡不清楚皇宫里的建筑分布,当然也不知道御书房一带向来守卫极为森严,在听到无数年句白痴的刹那,不由得把眼光转向了夏候,眼神之中充满了疑问,要知道掌管皇城禁卫军的可是夏候。

    “想看看是谁,走进御书房,就能看到了。”夏候看向落凡微微笑道,眼神里充满了讥讽的味道。

    傻啊,让我进御书房,且当着掌管禁卫军的大佬,大秦军部第一人的面闯入那位的御书房,难道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

    “你不进去,我可进去了。”夏候见落凡没有言语也没有动静,大笑一声,推开御书房的门,直直的走了进去。

    透过夏候推开的大门,入眼处依着墙壁是极高的一排书架,书架横平竖直,样式极为普通简单,但用的木料却是极名贵的东屿黄花梨,书架上密密麻麻陈列着各式书籍,摆放参差不亮齐,但却都是极名贵的孤本珍品。

    书桌铺放着几张书纸,一枝毛笔像清潭细筏般搁在砚中,浸在墨里,另外的数根毛笔则是凌乱搁在笔架上,纸是宣州芽纸,笔是横店纯豪,墨是辰州松墨,砚是黄州沉泥,无一起眼,又无一不是珍贵的贡品。

    夏候进去后,静静的立在一旁,仿若在倾听些什么。

    身处陌生而森严的皇宫之中,身旁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荫凉宜人的环境顿时变得有些阴森起来,纵使是胆大如他,也不禁感到有些微微不适,站在廊前等了片刻,他忽然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随着夏候一起进去?再说我是与夏候将军一起进去,同样是奉召而来,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在道观长大,从边军中而来,他根本不懂那些规矩,只是按照常理所论这般想了,于是也就这般做了,轻轻咳了两声,假模假式地向御书房里拱了拱手,便走了进去。

    所谓水到渠成理所当然都是假的,落凡就是想进去。他这些年来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除了冥想习武便是书法之道,今日极难得拥有了进入御书房的机会,更何况看到那些名书与名家藏贴,心里早就痒了,这种渴望尤其强烈,特别是看到夏候先一步进去后,更早就将规矩忘了。

    踏进御书房内,还来不用欣赏那些名家藏贴,便听一些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

    顺着夏候的眼神望去,在御书房一角的余光里,看到了一座大殿,正是议政殿,御书房连着议政殿,正是大秦国主与君臣议事之地。

    夏候回头看了眼落凡,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便不再言语。

    议政殿内,玉柱上缠着蟠龙,金帘上绣着天女散花,御榻左手坐着位美貌宫装妇人,约摸三十来风,眉眼秀丽,顾盼间妩媚而不失度,极显温婉,略有些厚的双唇紧紧抿着,又添了丝坚毅之色,正是大秦受宠最重的贵妃夏静,夏候的妹妹。

    在贵纪娘娘的右侧,榻中正位上坐着位男子,虽是满头白发,但体型丝豪不见衰老,头发随意的束在脑后,身上穿着件极宽大的袍子,声音温和有力而不容质疑,偶尔说到那两个字时,音调便会像浮云袭山般猛地跳起,雷霆响彻殿宇。

    在御榻之前的地面上,跪着十几位官员,他们深埋着头,身体微微颤抖,显得格外惭愧恐惧。

    大秦向来不重世俗规矩,即便是君臣之间的日常议事交往,臣子往往不用跪拜叩首,只需要长揖行礼,尤其到了这一代以宽仁著称的皇帝陛下,平日议政殿里君臣相逢,陛下甚至会连长揖之礼都挥手免了。

    然而今日宽仁君王骤然暴发雷霆之怒,大秦群臣乡终于重新认识到,陛下平日不要自己跪那是因为他不乐意,当他不乐时,议政殿便变得可怕起来了。

    御榻上的白发男子自然便是大秦皇帝--此方天地内世俗权力最大的那个人。他望着身前跪倒在冰冷金砖上的大臣们,平静里透着一丝嘲弄的目光缓缓拂过众人的脸——中都督,上都护,这些军部的将军,尚书右丞,中司侍郎,户部的老少爷们,还有自己那不成器的大儿子,究竟对这件事情知晓多少?

    “一个帮派,能够拿河运生意,能够移粮解库,甚至成为军械要库的外围看护,凭什么,你们都是朝中大员,府中管事一句话,便不知有多少人颤栗惊心,凭什么宋晓晓就敢不听你们的话?你们真的是一群白痴吗,难道从来都没有想过原因?”

    大秦皇帝陛下像看着一群混帐子孙般看着自己的大臣,右手抚着有些隐隐生痛的后脑勺,因为愤怒和失望甚至产生了想要失声大笑的冲动。他瞪着众人,用力地拍打着扶案,斥道:“你们想看这个都城第一帮派的后台究竟是谁的,现在你们知道了,知道是朕的,有没有觉得自己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白痴!”

    “真以为掌控了都城的地下世界,就能掌控皇城的黑道,这是朕的天下,黑白二道都是朕的天下,朕的天下岂分黑白道,这个长乐帮还是联当初太子时代创立的,你们都是饱读诗书之辈,惯见风雨之吏,居然没一个人想到过长乐帮能在朕的天下里,还是在朕的脚下笼罩这么多重要之地,若不是朕的意思,这些事情能交给一个帮派?朕对你们很失望,不是失望于你们无视律法欺压百姓,而是失望于你们愚蠢!白痴!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这么多年都没有看明白,你们不是白痴谁是!还妄想给朕安排继承人,朕有事吗?这事用你们操心,一群白痴!”

    夏候听到里会心的笑了笑,都城里的雨夜乱斗,最后确实成功地逼出了算死草的底牌,然而这张底牌一现,顿时风雨消失于无踪,因为这张底牌实在太过于强大,强大到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以将所有人定义为白痴,然后开始秋后算帐。

    有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什么都好,当大皇子的部属找到军营的时候,故意闭而见,装作不知道,默认其行为,看来好处极大,要不然事后算帐的事,也不会单独召见,想到这里夏候的笑意更甚。

    看着哪些跪在殿上的大臣们委屈难过不知该如何言语,默默想着这多年来,谁也没发现长乐帮和宫里有任何瓜葛,再说殿下是贵不可言的真龙天子,长乐帮只是都城阴 水沟里的小鲫鱼儿,地位相差千里万里,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存在,谁会想到这之间竟然有联系?

    这就像酒楼里的大堂经理去为难一个后厨的小帮工,结果闹到最后,大堂经理居然发现这个帮工是酒店董事长罩着的!可问题在于,有董事长罩着的家伙,又怎么可能在酒楼后厨里当个小帮工!

    凭着军事上得天得厚的敏锐度,夏候选择坐山观虎斗,昨日晚上正好借新收义子的名义去道观里做了一个仪式,置身事外,这不是他们是白痴,是殿下把他们当成白痴在玩,这就是机会,没有机会就要创造机会,给他们提供那么多便利,这不机会便就出现了,距离三皇子登上大位又近了一步,想到这,夏候笑意更浓。

    他回头看了看落凡,那些触碰殿下底限的家伙收拾起来,容易多了,只是这个少年,北山道口的见证者,又是帮宋晓晓解决昨夜战斗的得力助手,此事该如何了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3D 辽宁11选5 股票分析三大方法 短线股票推荐山鹰王子 浙江11选5 喜乐彩 好牛168配资 浙江快乐彩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微博 尚牛在线 辽宁11选5 贵州十一选五 7星彩 辽宁十一选五 即时指数足球比分 陕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