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二十四 章 无锋长剑初露锋芒
    五枚剑片在雨夜里高速飞行,发出时而低沉时而尖锐的鸣啸,像是某种诡异的乐器,各自占据着宋晓晓落凡身旁一处空间,然后不停轮换方位,五道流光前后相联,把把雨水拍打的青枝和积水的青石板间的庭院空间全部织满。

    在雨水中时隐时现的剑片流畅飘逸而飞,时而擦着地板低掠而过,溅起一蓬雨水,时而在墙上割出道道深刻的剑痕,时而飞过那四名被落凡挑落的军士身体,在他们身上再添几道血痕,还未死透的军士被剑片割过时便会一阵抽搐。

    宋晓晓和落凡二人就站在五枚剑片织成的这片无形剑网之中,织成这道网的每一根线条都代表着锋不可阻,代表着死亡,无论是坚硬的青石板,被雨水打湿的墙壁还是地上躺着的唐军尸体,都无法让那些线条缓慢一分,温柔一分。

    风能进雨能进夜色能进,人不能进。

    没有人敢踏进这道占据方圆三丈范围的无形大网,即便是最勇敢的秦军精锐,也不会明知走进去就是死亡还要强行踏入,至于听雨楼间的苦行僧和长衫剑客,这时候正面色苍白的急于调息,铜钵念珠及碧光短剑安静地悬浮在他们身周。

    来自南晋的长衫剑客一脸震骇看着雨中的宋晓晓,苦涩说道:“想不到大秦都城一个帮派头子……都是位道境圆满的大剑师,甚至……只差一步就能踏进帝级境界,莫非这就是大秦帝国的实力和底蕴?然则,你应该很清楚,杀你是你们大秦贵人的想法,你赢不了的,贵人们说了,只要你肯降就会饶你不死。”

    宋晓晓抬起左手,摘下湿透衣襟上不知何时落下的一片青叶,然后抬起头望向长衫剑客平静说道:“你杀了我兄弟,那么不管你降不降,你都必须死。”

    长衫剑客沉默无言。

    此刻,天色微明,天空还余繁星点点。苦行僧并指如刀,在铜钵上面划划刻刻,神情非常专注,繁复的道纹,密密麻麻,深深烙印在上,深奥无比,根本无法看懂。

    黎明的微光洒落而下,宋府这里只有沙沙的声响,铜钵光面,被刻出一组组神秘的图案。

    那名戴着笠帽的苦行僧看着宋晓晓身旁的落凡,这个少年今夜出现在这,打破了他们不少计划,于是皱眉问道:“少年,你从何来?你可知生命的可贵?”

    落凡沉默回望着这名苦行僧,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黑色口罩上的眉头微微蹙起。

    朋友的价值又是你们这种听命于权贵的人能明白。

    宋晓晓望向庭院那头的秦军精锐们,目光渐趋寒冷,沉声说道:“一个是南晋的大剑师,一个是**国的苦行僧,而你们……是我大秦军人,为了那些所谓权贵的乱命,居然和异国人勾结,实在是令人不耻。”

    那名秦军首领微微低头,似乎是不想被磅礴的雨水迷了眼,又像是有些羞愧,无法正视宋晓晓冷冽而逼人的目光。

    修行者的战斗自然只能由修行者结束,落凡与这些精锐的大秦军士们只能是从旁协助,并不能左右战斗的进程。而先前那刻,秦军使用了神侯弩,宋晓晓担心落凡无法应对,冒险召回剑片,于是才有了此时雨夜里的简单对话。

    “让这件事情结束。”

    宋晓晓平静说出这句话,然后抬起右臂指向听雨楼的方向,他的实力境界在**国苦行僧和南晋剑客之上,所以他有实力有资格选择何时开战。

    更何况那名苦行僧在铜钵上完成的那幅图案,看上去不是那么平静。

    就在这一刻,苦行僧的手上铜钵上刻画的图案通透,不断闪耀,老疯子刻印下的道纹像是有了生命,不断的颤动,全都通灵,明亮了起来。散发出刺眼的光芒,顿时将宋府映成白昼。

    “是的,该结束了。”

    那名苦行僧托起光芒四射站了起来,离开了那座小楼,向着落凡他们走来。

    就是此时。

    在庭院间高速穿梭飞舞的五枚剑片,仿佛听到了一声清晰的命令,运行轨迹陡然一转,鸣啸骤然变得更加尖利,嗤嗤破开雨夜,刺向听雨楼!

    苦行僧面色骤然一紧,双目圆瞪,托在手上的铜钵嗡鸣飞起迎敌,铜钵上散发的光茫照亮了这片黑夜。

    那些灰淡的剑影在磅礴夏雨的遮掩下隐约似有若无,而铜钵光茫亮起的刹那,五牧剑影便清晰的映照出来。铜钵散发出浩瀚威压,震动了整座都城,所有人都一阵颤栗,直诱入人的骨子里。

    此刻苦行僧人仿若神威盖世,这一化为五的剑影在光茫的映照下,颤栗着停在空中,未能前行,仿若这一刻再也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

    他在缓慢的行进,胜似闲庭信步,如若仔细看去,他的那双赤足是浮在空中,随着的步伐,五道剑影颤栗着消失不见,没有人可以樱锋。

    没有人知道,这名苦行僧手里的铜钵是什么。

    “不对!”

    落凡眼瞳猛地紧缩,看着越来越近的苦行僧,修行者不是通过冥想获取念力,将天地元气附于剑上成为剑师,附于笔墨成为符师,在战斗中精神体力以及最重要的念力损耗极其迅速,在无法一击制敌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选择暂时退避进行调息,而苦行僧却己脱离了落凡理解的修行者的范筹。

    他侧身望向宋晓晓,宋晓晓的脸色一片平静自然,对这种意外出现的状况仿若早己了解。那五道灰淡剑影也不知被他指引了何处。

    “剑来。”

    随着落凡的目光,他的手指向了落凡腰中的长剑。

    算死草难道真的能算死一切,但落凡没有丝豪的犹豫,左手从枪柄移下,一解腰间,一柄无锋的长剑从他腰间快速的递向宋晓晓。

    长剑无锋无刃,看上去十分笨重,似乎还有些锈迹。

    宋晓晓接过长剑,伸手往剑身轻轻一抹,滴落在上的雨水立刻带走了一片锈痕。随意挽了一朵剑花,踏雨而行。

    落凡提枪相随。

    好似没有了念力,不是修者,而是武者,递剑而出,平举直刺,就像一个初学剑术的稚儿。

    宋晓晓是稚儿吗?显然不是。

    苦行僧望着踏雨前行的宋晓晓,看着宋晓晓递出来的那柄无锋长剑。脸色微微一变,大道至简,他果真己达道境颠峰,随时步入帝境。

    修行者的世界,先是通过冥想感知天地元气,与之产生亲和度,使天地元气与自身共鸣,这是初境,也是初识天地;初境之后,悟空元气的妙用,感知天地的变化,知道而道,是为悟境;知道而道后,明道而行,顺道而为,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为道境;明知道后,化天气元气为己用,锤炼自身,使身体契合天地大道,提升肉体凡胎,脱凡而去,使之身体万年不变,此为长生之道,是为帝境;帝境之上化凡为仙,得以长生,此生圣境,在修行者的记忆中,千年己无圣境,相传在白云山下,有一道士化凡为圣,用剑破开天幕,飞升而去,世人皆知这名道士破天用的就是一柄无锋长剑。

    但世人皆不知这柄剑去了何处,是否也己飞升?

    直至此刻,宋晓晓的一声“剑来。”他手上握上一柄无锋的长剑。

    长剑递出,刺进耀眼的白光之中,如同撕开了一层天幕。

    层层递进,划开天际,仿费刺进了铜钵散发的光茫之中,将那片白光分开成了两片。

    苦行僧的脸色微微一变,长剑己来,那些剑片去了何处?

    苦行僧正想提醒身旁的南晋剑客,然而却已经晚了。

    一道极微弱的剑影悄无声息地绕过听雨楼檐梁,避开楼中南晋剑客的感知,顺着木柱滑下,然后在半人高的位置骤然加速,如热刀入雪般穿透极粗的木柱,下一刻便出现在南晋剑客的脑后!

    南晋剑客感应到脑后的那抹寒意,心中生出极大恐惧,悬在袖外的双手一阵狂招,空中那抹碧光短剑陡然一顿,却已经无法救主。

    噗的一声轻微闷响,那抹剑片刺进他的后脑,然后戳破他的喉骨,挂着血水肉丝,像只噬血的怪虫般歪歪扭扭地飞了出来!

    南晋剑客瞪着眼睛,看着雨中的宋晓晓,捂着喷血的咽喉重重向后仰去,直到死的这刻,他才最终确认,对手己是半只脚踏入帝境。

    一境之差,仿若天堑。

    主人已死,失去念力控制的碧光短剑颓然堕入雨水之中,弹动两下便静止不动。

    雨空之中,宋晓晓递出的长剑,终于与坚硬拙重的铜钵撞击在一起,清脆刺耳与铿锵嗡鸣的声音交错响起,仿佛没有间断,苦行僧身周一片如蒲公英般的金光小花,不时绽开不时被凉风吹散。

    刹那间,苦行僧那身旧僧袍上便多了无数道口子,佛宗苦修不像一般修行者那样习惯穿软甲护体,鲜血从那些口子里不停渗出,把他变成了一个浑身浴血的血人。

    借助铜钵,强行提升,此时也有了后遗症。

    宋晓晓双手握住剑柄,沉着而又冷静,那递出的长剑抵住铜钵,层层推进,丝豪不让半点,身上的青衫随着轻风,缓慢摇曳。

    被雨水冲洗的脸比先前白了一分,宋晓晓眉头微微一挑,发现苦行僧意志坚定超出了自己的预计,只见他回眸一笑,看着落凡说道:

    “借血一用。”

    刚刚刺穿南晋剑颈部灰色剑影刹那之间便穿过落凡的手臂,带起一片血花。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14场胜负 国盛证券 上证指数2020年预测 智富配资 申穆出资 融金牛配资 内蒙古快三 7星彩 国职业棒球比分 球探网足球技术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规则 湖南快乐10分 p3开机号 湖北30选5 陕西快乐10分 体彩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