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十八章 朋友当然要在一起(求收藏)
    落凡仰脸看向他,问道:“想杀人就去杀吧,站我面前做什么?”

    中年男子应道:“我在等雨停,也在等几个人。”

    “等雨停的时候往往雨不会停,等人来的时候往往人不会来。”落凡好心劝道。

    “人不来肯定是有不来的道理。”中年男子微笑说道:“不过能不能让我和你聊两句比较严肃认真的话,而不是像那些苦行僧一般试来探去?”

    “这个态度就对了,我也不喜欢云山里转来转去。”落凡笑着回答道:“不过我不喜欢蹲在地上和站着的人说话,因为高度有差距。”

    “你可以站起来。”

    “为什么不是你蹲下来。”

    中年男子笑一笑,没有半点犹豫直接蹲了下来,湿漉漉的青衫下摆遮住了巷子的青石板路面。然后他看着落凡犹带青涩的脸认真地说道:“我现在很吃力。”

    落凡低头摆弄着藏峰剑,没有答话。

    “很多大人物想要我表态,但我现在的情况是不能表态,所以我现在正在被围攻,我和我的兄弟们做事很干净,官府若要用秦律治我罪不方便,所以他们决定今天晚上直接把我灭掉,趁着这场夜雨,南城西城的对手都已经涌了过来。”

    “你等的那些人呢?”

    “我有一个兄弟前些天死了,剩下的兄弟大部分都在官府里有差事,那些大人物很轻易便能用差事把他们困在军营和衙门里面,所以今夜我的人很少。”

    夜雨依然在继续,而且似乎有越来越大的倾向,中年男子等的人看模样也是等不到了,但他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平静温和讲着自己当前面临的情况,没有做任何掩饰,然后他看着身旁的落凡,微笑说道:“但所有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今夜的问题在于,我的身边必须要有一个人,但那个人我找不到。”

    落凡看了一眼他腰畔的那把佩剑,猜测里面那把剑应该很小,问道:“你身边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

    “够快够狠够勇,杀人的时候不能眨一下眼睛,不能让任何东西落在我身上。”

    “不包括雨水吧?”

    “自然不。”

    “那这个要求倒不高。”

    落凡挠了挠有些湿气的头发,说道:“为什么是我?”

    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他护剑的右手上,说道:“我今晚看到了一些事情,前期也听说了一些事情。虽然你在都城没什么名气,但我很清楚一个专杀马贼的少年能做些什么。”

    落凡沉默片刻,然后笑了笑,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有什么好处?”

    中年男子很欣赏少年的直接,伸出手指弹掉油纸伞上的雨水,微笑说道:“整个都城没有人知道我的底牌,今天晚上如果我赢了,那张底牌就能掀开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真的是一根很粗的大腿,很值得你抱上一抱。”

    “既然今夜这么危险,为什么你不把底牌先打出来?”

    “因为底牌不是一张牌,是一个人。我无法命令他,相反他能命令我,他需要我赢了今夜这场战斗,因为他想看看对手的手里有没有藏着牌。”

    “好吧,我对这种风格的对话实在是有些厌憎了,我只想说你这根大腿或许很粗,但对我真没有太大吸引力。大秦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你既然知道我,就应该知道我只是一孤儿,自幼在道观长大,对大秦并没有什么归属感,腿再粗于我何意。”

    落凡说的自然是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要成为大秦人,他只是因四公主的委托,来到了都城,但那也只是一场交易。说完这句话他再次沉默,把手中的剑搁到湿漉漉的地上,与中年男子蹲着并肩看雨,在这一刻,他忽然想到自己来都城的最终目的,那场 交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于是他似乎做了决定。

    中年男子沉默片刻后说道:“或者……你习惯直接开价?”

    落凡对着恼人的雨水伸出手掌打了对方一个耳光,干净利落说道:“五百两银子。”

    中年男子蹙着眉头建议道:“太少了,是不是再加点儿?”

    雨夜中的巷子里,二人讨价还价的画面着实有些诡异,主雇竟然觉得钱太少了。

    落凡转头看着他问道:“你估计今天晚上我要杀多少人?”

    中年男子想了想后说道:“至少五个。”

    落凡回答道:“在边境,我杀五个马贼说不定还搜不到五两银子,所以你放心,为了五百两银子,我绝对可以拼命。”

    “我不需要你拼命。”中年男子微笑望着他说道:“如果到了需要拼命的时候,你可以先行离开。”

    落凡摇头说道:“那不是我做事的风格。情义比金坚确实是句很白痴的话,但既然是做生意,当然要遵守基本的从业道德。”

    中年男子微笑伸出手来:“成交。”

    落凡伸手和他轻轻一握然后松开,说道:“我姓落,落叶的落,单名凡,凡尘的凡。落凡。”

    “我姓宋,大宋国的宋,宋晓晓。”

    “好嚣张的姓,好温柔的名。”

    “都城人都叫我算死草老宋,你可以叫我宋哥。”

    “宋晓晓比较好听一些……我说晓晓啊,那我们现在应该是朋友?”

    “你可以叫我老宋……另外,我们不早己经是朋友了吗?”

    有些人从初见的那一刻,就是朋友,五百年银子交来的朋友。

    ……

    ……

    落凡从一道巷子里的柴堆里抽出那把样式普通的长枪,又从里面翻找出那把黄杨硬木弓和箭筒,紧了紧背后的几块旧布,旧布里包裹的正是那柄藏着的刀。接着又带上刚刚才取下的黑色口罩。

    仔细包裹好胸口的那道刀痕,虽然问题不大,但他知道对方面对的是什么,可他仍无所畏惧想陪他去杀人,朋友不应当就是如此吗,是生是活都要一起。

    虽然都城没有人认识,但后面他还要在都城完成公主的交易,用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对着宋晓晓说道:“我们可以走了。”

    算死草身为都城第一大帮长乐帮的帮主,都城的地下皇帝,在江湖上飘荡经年,不知见过多少奇人异类,他知道这名少年肯定也是奇人之一,早有思想准备,但此时看见落凡这身打扮,依然忍不住感到一丝诧异。他看着落凡身后那根被破布裹成粗的神秘物事,微微笑着说道:“倒是全幅武装,是我要去杀人,不是你”

    “朋友当然要一起杀人了。”

    落凡走到他身旁,看了一眼巷里的风雨,注意到长巷两头并没有人影,忍不住皱眉说道:“希望你的兄弟里没内奸,希望你的兄弟们能把这条巷子看好,我可不希望跟着你风萧萧去杀人的画面明儿就变成都城里的索图。”

    算死草老宋低头看了一眼遮住少年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微笑说道:“其实不用这般谨慎,如果过了今夜你我二人还活着,那么今后只要你不触犯秦律,为非作歹,这座都城甚至整个大秦帝国都不会有人再敢来找你麻烦。”

    听着这话,落凡心想自然都城第一大帮身后若没有背景,谁又会相信,然而他并没有摘下口罩去光明磊落杀人的想法,清稚的声音隔着黑色口罩透了出来:“我习惯低调。”

    算死草老宋笑了笑,不再劝他什么。

    一个人独闯夏候府算低调吗?就算蒙着面。

    夏夜的幽静早被淅沥的雨声打扰,此时又多了脚步声,落凡走上前,与算死草老宋肩并肩,宋晓晓撑开看似破不禁风的油纸伞,二人同时抬动脚步向夜色与雨中走去。

    落凡对都城并不熟悉,,黑色口罩外那双眸子里的笑意却越来越浓,看着越来越黑的巷景,看着越来越急的雨丝,忽然开口问道:“晓晓啊,咱们现在去哪儿杀人?”

    “风波亭。”

    老宋平静回答道:“我的家在那里……敌人也在那里,另外我还是建议你称我为老宋,因为你才是小屁孩。”

    刚相识就成为朋友的二人,就此不再言语。

    巷中风雨依旧,不知风波亭那处如何。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黑龙江11选5 体彩p5 谷歌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新浪股票群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 聚天下配资 黑龙江十一选五 000408股票行情 七乐彩 3d开机号 湖北11选5 比分直播500万彩票 第一配资网 北京时时彩 辽宁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