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十五章 蚂蚁可撼大象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很多不可知之地,在那些不可知之地里,有很多不可知之人。

    ……

    ……

    黄昏的荒原远方悬着一颗火球,它散发出的红色光线像一团体积巨大的火焰,缓慢而坚定地逐渐蔓延开来。原野上的积雪融化后初生的苔藓,像烧伤后的疤痕一样涂抹的到处都是,四周一片安静,只偶尔能听到上方传来的鹰鸣和远处黄羊跳跃时的声音。

    空旷的原野上出现了三个人,他们聚集到一棵荒原不多见的小树下,没有开口打招呼,很有默契的同时低头,似乎树下有一些很有趣的东西值得认真研究和思考。

    树下有一堆堆汽泡,这些汽泡在树的四周,紧紧的围绕着露出寒土的浅褐色树根进行着争夺,或许是因为这片荒原上像树根这样完美的家园难以找到第二个,所以这场战争进行的格处激烈,片刻后,有些汽泡渗透进了树干之中,同时那棵小树仿若在那些汽泡进入的刹那,增长了小许。而有汽泡在不断向树根靠拢过程中,被其他汽泡合并,使其他汽泡变得更大和璀璨。

    汽泡不断的融入树根,不断的消失,吞并扩大。这好似一场战场,这些汽泡就是有着生命的战士,战况似乎很血腥也很惨烈,但实际这些汽泡在这片荒原中只不过是一片很小的点而己。

    天气还是很寒冷,树下三个穿的衣服并不多,似乎并不怎么怕冷,就这样专注的看着,其中一人低声说道:“俗世尘埃,大道如何?”

    说话的那人眉眼青稚,身材瘦小,还是一个少年的模样,穿着件月白色无领的单薄轻衫,身后背着把无鞘的单薄木剑,腰间挂着一个葫芦,乌黑的头发细腻地梳成一个髻,有根木叉横穿于其中--那根木叉看似随时可能堕下,但又像是长在山上的青松般不可动摇。

    “我穿行于世间,曾见过无数汽泡破裂,蝼蚁也可撼大象,一粒尘埃也能照亮世界,冲破壁垒,来到这片天地。”

    说这句话的是个年轻僧人,他穿着一身破烂的木棉袈裟,头上新生出的发茬儿青黑锋利,就像他容颜和话语中透出的味道那般肯定坚毅。

    “会飞的蚂蚂蚁最终还是会掉下来,它们永远触不到真正的天空。”

    “如果你始终坚持这般思想,那你将永远无法明悟何为道心。”

    年轻僧人微微阖目,望着脚下正在前扑后续的汽泡,说道:“这个颗世界树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又不知需要多少世界的滋润,才能重新立于这片天地。”

    说完这句话又沉默片刻后,看着那背着木剑的少年说道:“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止你一个天才。”

    他随意的捞起一个汽泡,看了看又道:“这个世界,在我们眼里就如同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可是很多天才就诞生于这样的世界之中。”

    木剑的少年挑眉微讽回应道:“我一直不明白,像你这样无法做到不羁身的家伙,有什么资格修到我们这种境界,与你齐名是我的一种悲哀。”

    年轻僧人没有回应他的挑衅,望着手中的汽泡说道:“蚂蚁虽小,但也可撼动大象。蚂蚁会飞也会掉,但它们坚定而又执着,勤劳而又不惧牺牲,只要坚定不移,那么肯定有一天,他们其中的一只也能触摸到真正的天空。”

    天空暮色里传来一声尖锐的鹰叫,显得很惊慌恐惧,不知道是惧怕树下这三个奇怪的人,还是惧怕那个并不存在的直冲天空的那只蚂蚁,还是别的什么。

    “我很害怕。”

    背着木剑的少年忽然开口说道,瘦削的肩膀往里缩了缩。

    年轻僧人点头表示赞同,虽然他脸上的神情依旧平静坚毅。

    他们身旁的那个少年身体精壮,裹着些像是兽皮般的衣裳,站立的双腿像石头一般坚硬,粗糙的皮肤下能够清晰地看到蕴积无穷爆发力的肌肉。这个少年始终沉默,一言不发,然而皮肤上栗起的小点终究还是暴露了此时内心真正的感受。

    树下三个年轻人来自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三个地方,奉师门之命在天下行走,就仿佛三颗横贯于人间的星辰般夺目,但今天来到这片荒原,来到这颗小树下,纵是他们也感到了难以抵抗的恐惧。

    老鹰不会惧怕蚂蚁,在它眼中蚂蚁只是黑点。蚂蚁不会惧怕老鹰,因为它们连成为鹰嘴食物的资格也没有。它们的世界里甚至根本没有老鹰这种强大的生物,看不到也触摸不到。

    然而千万年间,相信蚂蚁群中总那么特立独行的几只出于某种玄妙的原因决定暂时把目光脱离腐叶烂壳向湛蓝青天看上那么一眼,然后它们的世界便不一样了。

    因为看见,所以恐惧。

    ……

    ……

    树下三个年轻人抬起头,望向数十米地面上的一道浅沟。浅沟自然不深,里面除了黑色什么也没有,在斑驳的荒原地表上显得格外清晰。

    这条沟在两个小时前突然出现,陡然一现便直抵天际,仿佛是只无形的巨鬼拿斧子劈出来的,仿佛是位神将画出来的!什么样的力量能够完成这样的一幅画面?

    背木剑的少年盯着那道黑线说道:“我一直以为世界毁灭只是一个传说,世界树一直都有世界在滋润。”

    “新的世界越来越少,世界树一直在缩小。这片荒原一直扩大,侵扰着整个世界。”

    “我不相信。”背木剑的少年面无表情说道:“只不过是传说罢了,传说里还说每一千年便有圣人出,但这几千年来,谁真正见过圣人?”

    “如果你真不相信,为什么你不敢跨过那条黑线?”

    没有人敢跨过那条黑线,那道浅沟,即便是骄傲而强大的他们。

    背木剑的少年抬头向天边望去,问道:“天地元气是一个循环,它逐渐的离开,离开得越来越远,远到一定程度又返回来。万物复归于道。怎么可能会消散,从而导致新生世界越来越少?”

    此时落日己经有一大半沉入地底,夜色正从四面八方涌过来,荒原上的温度急剧降低,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气氛开始笼罩整个天地。

    “世界树的现况,就是如此,你们又能怎么办?”那名穿兽皮的少打破了一直以来的沉默,他的声音拥有与年龄不符的低沉粗糙,嗡鸣振动就像是河水在不停翻滚,又像是锈了的刀剑在和坚硬的石头不停磨擦。

    说完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兽皮少年离开的方式很特别——他两根坚硬粗壮的裸 腿上忽然迸出火苗,变成一片赤红之色,狂啸的风让地面的碎石急速滚动,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抓住他的脖子狠狠提起,他的身体蹦向了十几米的高空,然后脚踏火焰,飞速离去。

    “只知道他姓唐,不知道他的全名是什么。”

    背着木剑的少年若有所思说道:“如果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遇到,我和他肯定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徒弟就这么厉害,不知道他那个师傅强到什么程度……听说他师傅这些年一直在修禅,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成为佛门之人?”

    身旁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他有些疑惑地回头望去。

    只见那名僧人双眼紧闭,眼皮疾速颤动,似乎正在思考某个令人因扰的问题,事实上自从那名兽皮少年说出世界树的现况后,年轻僧人便一直陷入这种诡异的状态之中。

    感应到目光的注视,年轻僧人缓缓睁开双眼,咧嘴一笑,笑容里原初的坚毅平静己经变成不知从何而来的慈悲意,张开握着汽泡的手掌,对着那个汽泡哈了一口气。

    那气泡随着风开始飘远,越过黑色的浅沟,不知将飘向何处。

    木剑少年皱了皱眉。

    年轻僧人缓慢摘下腕间的念珠,郑重挂在自己颈上,然后抬步离去,他的步履沉重而稳定,看似极慢,但不过刹那便己经身影模糊将要消失在远处。

    树下再没有别的人,木剑少年脸上所有的情绪全部淡去,只剩下绝对的平静,或者说绝对的冷漠,他望向不停飘向北方的那个汽泡,如同尘埃渐渐在眼前消散。

    然而他们三个人并不知道,在那道他们不敢跨越一步的黑壑那头,靠近一处黑色山林的方向某片小池塘边,一直坐着一个人,穿着黑衫,身上的气息看上去强悍无比。

    这名黑衫客仿佛根本感觉不到那道黑壑所代表的强大与森严,左手握着一柄漆黑的刀,刀面黑光森然。

    他看着那飘来的汽泡张口一吸,吞入腹中,打了一声饱嗝。仿若意犹未尽。

    直到三人离去,直到荒原上那条黑壑渐被风沙积平,这名黑衫刀客才站了起来,望了望远方的那颗小树,转身离去。

    ……

    ……

    都城里有一条长巷,东面是通议大夫的府邸,西面是夏候将军的府邸。像这种顶尖的权势爵位,官威深重,平日里长巷一片幽静,今日却早己幽静不在。

    夏候将军府前一人,长跪一人,从早起到现在,己经足有三个多时辰,偶尔巷子里走过的人会停下来观望,但没有人露出别的情绪,也没有一个有敢出声,那些匆匆经过的人快步离去,脸上露出一些恐惧的神色。

    没有人知道这名跪着的人是谁,只以为又是哪一个得罪了夏候将军在此请罪,

    但请罪有用吗?世人都知道,得罪夏候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下地狱。

    倘若落凡在此,他一定认得出,此人就是夏霸天,那个要娶李忆雪的人,那个重伤在他枪下之人。

    他到了都城夏候府。

    都城效处有一座高山,山峰半数隐于云中,后山面西的悬崖峭壁之间,有一个人影正在其间缓慢上行,这个男子背影极为高大,单衣之外穿着一件黑色的罩衣,手里提着一柄长枪。

    迎风摇晃行到一处山洞外,高大男子坐了下来,看着远处的都处,从怀里掏出一卷破烂的书,翻阅着。

    这本书就是随处可见的太上感应篇。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夏霸天与落凡每人都因各自的原因来到了都城。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股票融资融券成本 权威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 翻翻配配资 北京时时彩 p3开机号 重庆快乐10分 7星彩 股票配资怎么做 浙江快乐彩 北单比分直播投注 陕西11选5 北单比分平其他是什么意思 青海十一选五 股票爆仓 皇冠90vs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