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十三章 他只通过了书院的初核
    对于自幼在道观中长大,行走在山林兽群中的落凡而言,精于黑夜刺杀的杀手并不可怕,神秘的修行者才是他不安的原因,所以他斩落刺客的头后,第一时间掠回犹有残火的缓波旁,快速拾起黄杨硬木弓箭,重新瞄准远方那位大剑师。

    这一次他的警惕显得有些多余,那位穿着青衫的中年书生己经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倚靠在大树上,血脸之上的那双黑瞳静静看着火光中的少年,喃喃低声说了句话,然后微微一笑摊开双手就此死去。

    落凡瞄准着大剑师的遗体,沉默了很长时间,直到双臂开始颤抖起来。才缓缓放下弓箭,顿时开始感觉到疲惫与酸痛开始入侵自己的身躯。

    他没有回头,问道:“有没有事?”

    火油带起的火焰点燃了落叶,但北山道口腐泥湿润,火势渐渐熄灭,那把剑立在地上早己散去光晕,那名婢女半蹲在地上,仰头望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他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憾中缓过劲来。

    他会关心自己吗?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是如何通过书院的初核的呢?她仔细的擦拭了下脸上的灰尘,那张清秀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微红。

    确实,如马士襄所言,在战场上他的能力不可能最强,但绝对是能活下来的那一个,他究竟经历过什么。

    大约还有六七名侍卫还活着,见着公主无事,他们挣扎着起身,艰难的走到那名婢女身边,将她围了起来。那位受伤极重的侍卫带着众人单膝跪下,以头触地沉痛说道:“属下作战不力,令贼子惊扰公主殿下,实在罪该万死。”

    繁星与残存的火星光泽照耀间,浑身浴血的男人们跪拜一名婢女,并不悲伤,反而透着股铁血的悍意或者说悲壮。

    稍作喘息,侍卫们艰难地帮彼此包扎作伤口涂上伤药,待到呼吸稍定便开始打扫战场,抬回几名受伤极重的同伴,同时将那些还有几丝余息的敌人全部砍死,做完这些事情之后,这些剽悍的男人们下意识的向后望去。

    看着那名棉袄微焦的少年,侍卫们眼睛里的神情很复杂,有些震撼有些不解甚至有些隐隐畏惧……他们看到了落凡先前的出手,知道这名少年武技精悍,箭法超群,但并不是个超出世俗的隐藏强者。

    在此次狙杀中,是侍卫和吕清臣这名修行者一直在硬抗最强大的两名修行者,是他们干掉那位大剑师绝大部分生命,落凡最后才有机会有可能三箭杀死对方。

    然而越是如此,他们越发觉得这个少年是个可怕的人物。

    选择出手时机角度无比精确狠辣,温和稚嫩少年外表下隐藏着冷静的大心脏,尤其是最后藏着那把刀杀死最后一名刺客,这些天来从未有谁见过那把隐藏的刀,更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如此小的年纪,他为什么能做到这一切?他在边境渭城究竟杀过多少人?砍过多少脑袋?

    侍卫首领拄着一根树枝,艰难的走到落凡的面前,拱起双手深深鞠躬一礼,他没有说一个谢字,但发自内心最深处的感激全部体现在这个动作之中。

    落凡让到侧方,不肯受他这一礼,就如那位死去的大剑师所言,护送公主殿下的这批大秦侍卫,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铁血风范和严明军纪,值得任何一个敌人或朋友尊敬。

    “看得出来,你的武技其实并不高明。如果空手相交,我想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但即便是我,在那三个刺客出现的瞬间,只怕也无法抵挡他们的刺杀,更不要说如此干净利落的杀死他们。”

    侍卫首领望着落凡稚嫩的脸,压抑住心头的震惊,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少年郎,我很好奇你这一身杀人的本事,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

    落凡挠头略一沉默,微笑说道:“杀人的本事,自然是通过杀人学到的。”

    “你只在边境中,偶尔清扫下匪患,草原早己没有什么战事,你哪有什么可杀?”

    落凡轻轻说道:“你只要想,自然就有,更何况我必须还得活着,去清匪,在边境,不是你亡,就是我死,而我却又不得不活着的理由,自然杀得人就多了。”

    落凡自然不会告诉他,哪有那么多的匪患,其实都是他自己找上人家,因为他知道千叶冰莲只会在天山区域,而天山属于书院,他没办法,自然只能在周边进行清扫,清扫的多了,扫荡的山塞自然也就多了。

    而对于落凡来说,他有必须活着的理由,像这种刺杀,在他打响边境名声,扫荡久之后,他遇到的刺杀早就不知多少次。所以对落凡而言,今天死在他手下的那三名刺客,只不过是这半年来无数次面对的刺杀情况之一罢了,也只不过是几次九死环生后的必然结果,再加上马士襄对军队的分析,其中就有夏候的刺杀部队。如果换作别人,比如面前这位侍卫首领,他都很难获得如此漂亮的战果。

    侍卫首领抚着受伤的胸口,皱眉望着满脸无所谓的少年,喃喃问道:“你不过十八九岁,难不成杀的人比我还多?”

    “如果把畜牲都算上,我杀的还真不少。”落凡笑着回答道。

    “我说的是杀人。”待卫首领加重语气问道,旋即解释道:“我不是在质问什么,只是确实很好奇。”

    落凡揉了揉脸,沉默片刻后望着他说道:“边境最大的收入是杀马贼及匪患,我这半年来,一直在做着边境这些清扫工作,就如同城里的清洁工人,把这些柱虫从边境全部清除完。也许得此,天山书院周遭的匪患几乎也让我清扫完毕才获得了一个什么天山书院通过初核的推荐书。所以这半年来确实杀了不少。”

    今天北山道品的战役,也终于让人知道了落凡为何会通过书院的初核,成为书院的一名待考学生。

    听到书院二字,婢女向这边望来,是啊,这个少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走到落凡身边,静静的看着落凡,好似要将这个人看透,他究竟心里是在作如何想,在那种情况下,是如何算到还有刺客出现的,最后那把藏刀的后手,是为了什么而准备的。

    落凡早就猜到那名婢女的真实身份,也懒得装出什么震撼吃惊的神情。抬起疲惫的手,指了指婢女言道:“如果没有书院的接引到来,希望接下来的路听我的按排。”

    “嗯。”

    婢女的脸微微一红,不知是因为火光的照射,还是什么原因,看上去竟十分迷人与乖巧。

    她此次很安静,立在落凡身后,看着忙碌的侍卫们,心里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所有的事情,在三名刺客之后,好似一切都己归平淡,只需静静等待书院的接引人员,但在余火的微光中,重新整治好营地,准备休息。

    但余火的微光照射在天际,仿若战后的血色将整片树林清染有些红彤彤,一道道火焰极像红色的剑光直冲天际。

    有一剑光就隐在这些一道道火光之中,如同一条毒蛇,慢慢的吐出芯子,在快要抵达婢女附近,速度猛一下加快,就像是一条捕食的毒蛇。

    出于对危险的天然感知,落凡也不知什么原因,在这条毒蛇即将出现的刹那,伸手将婢女挡在身后。

    “噗”

    一声之后,落凡的右胸上插上了一柄血色的长剑,长剑透过他的身躯,剑尖仍滴在鲜艳的血珠,与火光混在一起。

    不知是这剑太快,还是出于什么原因,此次藏锋剑却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来护主。安静的待在落凡腰间,没有丝豪动静。

    血剑穿过落凡的身躯,未做任何停留,高高杨起,目标仍是那名婢女。

    侍卫首领看着这一切,还有些没有明白,但他的动作充分表明了一切,把手微微一扬,余下的六名侍卫立即放下手中的一切,快速的将他们的公主殿下又重新围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但不知敌人来自何处。

    未知的一切才是最恐怖的,但这些不影响他们保护公主殿下的决心,仿若前期的惨烈战事根本就没有发生。

    吕清臣坐在地上,看着这一切,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他知道这又是一名不知从何而来的修行者。

    “师弟,你不能再错了,你己经伤了一名通过书院这初核的预备弟子,你真还想刺杀书院的正式弟子吗?”

    未见那柄血色长剑的动作,却有一道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随着声音到来的是一名白衫书生,踏着火星快速的飞奔而来,脚未落地,踏风而行。

    血色长剑在他的手指的指引,无法动弹。

    “四公主的命必须留下来,我有要留下她命的苦衷,书院弟子这几百年来,每五十年招收一名,也有不少,但又有何用,少她一个不多。至于那名通过初核的预备弟子,杀了,也就杀了,又有什么?”

    在林间的另一边,一道声音冷漠的回答道。“只通过书院初核的人命又值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盛谷策略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c贵丰配资 黑龙江36选7 千层金配资 嘉盛配资 本信配资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黑龙江十一选五 3D 二级股票分析师 云策配资 慧配资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怎样去投资理财 新牛人配资 山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