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尘埃有梦 > 卷一 :破天 第七章 箭从南来
    看着帐篷顶,落凡脑中浮现离开渭城后的点滴痕迹。

    一路上那辆豪奢马车始终帘帷紧闭,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什么公主,只有那位清秀高傲的婢女不时的发布指令。

    就是不知为何,那个婢女豪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落凡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演员。因为无论是在渭城中,还是在旅途上,无论是那些都城来的军士,还是她自己流露出来的气质神情,都很难看出……她不是一名婢女。

    正是这一点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他一向以为大秦帝国上层那些真正的贵族们,不应该有太多与侍卫或者侍女们太多交集的闲情逸志。

    不过这些并不是他真正关心的事情,几天内他始终注意的是马车中那位穿着旧袍子的老人,如果猜测不错,那位表情温和的老人应该就是马将军提到过的道门高人。

    李忆雪出事之后,落凡便立志踏入那个玄妙的世界,与其靠人不如靠己,却迟迟不得其门而入,他愿意跟着这支队伍一同去书院的原因,除了以后在书院成为同学,更重要的是这支队伍里有这样一位真正的修士。

    可惜一路上,他始终没有长到机会和那位被严密保护的老人说话,只是驻营用餐时,偶尔能和那位老人目光相对刹那,那刹那间他仿佛看到老人目光中的温和可亲甚至是鼓励的意味,这让他不禁又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思者分析不得其解,也暂且不去管它,转身回到帐蓬就此睡去。

    ……

    …………

    第二日清晨醒来,落凡睡的极好,但他的表情却像是极其渴望再睡上三天三夜,满是惊愕及不满。

    “为什么要临时改变路线?”

    他看着面前那名神冷漠的婢女,压抑情绪,尽可能温和的说道:“穿过前面那座山,直奔华西道,我选择的路线不会有任何问题。”

    包括那名婢女在内,帐内的人们没有谁回答他的质疑。

    “我是向导,而且你们对这一带根本不熟。”落凡看着婢女,沉默片刻后说道:“我知道你们担心遇到伏击,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听我的,没有谁能拦住你们。”

    婢女看了他一眼,就像看着一块石头,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大抵就是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向你解释?

    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份简易地图,他指着其中一个地方说道:“倘若改变路线,那我就只将你们送到这条大道,然后我一人自己上天山。”

    婢女冷漠的看着他,没有丝豪表情,仿若根本就没有听到落凡的话语。

    落凡再次沉默片刻后,指着当初手绘的简易地图的其中一个地方说道:“你们选的路线,这里是必经之路,对方只需要派出几个马队过来,就能把这个地方给屠了。”

    “我的直觉有问题,我是来做向导,不是来送命。”

    婢女根本就没有理他的想法。

    落凡摇了摇头,急步走向了自己的帐蓬。

    “你应该说服他们的”不知何时,那位道们高人己站在落凡的帐蓬外。

    落凡有些意外的看到他,答道:“因为我相信,胆敢刺杀大秦四公主的生猛角色,绝对不会像那个女般白痴,没有几个预案。”

    吕道长有些意外的的说道:“你看出来了……但对她说话还是客气些。”

    “我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落凡眉梢微挑,嘲讽说道:“她是公主又如何?在渭城我就说过,这就是个白痴公主。”

    “且不计较你的言词,那你准备半道溜走吗?不说服他们吗?”

    “我估计那边的接应公主的人,所以他们不会听我的。”落凡回答道:“要说服这一群猪一般的伙伴,我不擅长。”

    吕姓道长没有说话,用眼神询问,那老夫呢?

    “就算长人接应,地点的选择也很重要,如果让我决定,宁肯把接应地点放在某条大道上,也不会放在松果岭。”

    落凡看着手绘地图上刚刚标注的醒目墨点,说道:“他们选择从北山道走,却不想想那里虽然是条单道,但有七里长的路途两旁全部都是密林,极易设伏。”

    说完这句话,他沉默了片刻,把手绘地图放入衣内,摇头自潮说道:“看来所谓向导,除了把你们带进北山道之外,更多的只不过是想迷惑敌人。那位公主根本就没有相信过马将军,自然也不会相信我。”

    “真是一个白痴带着一群白痴。”想到可能在北山道里遇铜陵的伏袭,想着那些或者有或者没有的接应人员,他的心情愈发沉重失落,压低声音说道“道长,你就不劝劝她。”

    道长看着落凡露出一些期许的笑意,说道:“虽我是修行中人,但与你们一样,也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粒尘埃,人言轻微,又有些何用?听命就行。”片刻后,吕姓道长又说道:“你不想请教我修行之法?”

    锃的一声,落凡抽出背上的那把长枪,拧开水袋浇湿磨石,开始沉默的磨砺枪锋,进入北山道或许会有连场血战,临阵磨刀可能晚了些,但至少能平静心情。

    “不走了?修行最为重要?”

    “活着最重要。”落凡低头磨着枪,动作缓慢有力坚定,“只要能活着抵达天山书院,总有机会去学那些东西,如果把小命扔在这里,就没有任何可能了。”

    是啊,活着最重。

    ……

    ……

    愈往北行,气候愈加寒冷,冰寒的气息透过车辕能传进车厢里来,也许进入山道的缘故,车队四周的青草渐隐,变成了夹道相迎的高树,树叶尚未发 春芽,仍留着去年秋冬蕴积下来的肃杀之意。

    随着天地间的气温微降,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也随之笼罩住了整个车队,所有人都清楚,都城里那位胆敢谋害公主殿下的大人物,如果想阻止公主去天山书院,那么在边塞与天山之间的这座山,便是他最后的机会。

    在紧张的警惕与搜寻中,车队行走数日,终于抵于了北山道口外围,看着那遮天蔽日的密林,队伍里的大多数人并没有像落凡那样露出担扰的神色,反而显得放松了很多。

    这段时间内,那位清秀婢女也没有再随意出现,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第二辆马车上。这天傍晚的时候,她的脸上竟带上了淡淡的笑意。

    天山书院招生要求极为严厉,她是此次天山书院开院所招的皇室子弟的唯一一人,不像是落凡,仅仅只是通过初核,还不能正式成为书院弟子,通过初核的会与正式招收的学生一起抵达书院,主要是负责一些杂事,而她即将成为书院五十年开院的首批正式学生,且是唯一一人。

    在决定去往天山书院的时候,她就己经事先让皇室联系书院的皇室的前辈先贤。虽然无法让前辈先贤抵达都城接应,但到达天山附近的北山道还是可以的。

    十天前接到都城传来的消息,她毫不犹豫决定直入北山道,是因为她相信她二哥,应该己经拜托朝中的供奉联系上了书院的前贤,这个时候也应该快要抵达了北山道。

    她二哥从小就一直很照顾她,她这次所表现出来的天赋,直接在皇室引起了轰动,最后供奉将她的行为直接上报天山书院,她也就成了五十年开一次院的,唯一的天山书院的弟子。但总有那么一些人见不得她好,但她相信她二哥,从小到大,有什么事,都是二哥帮她担着。而且,每次他望向自己的目光总是那么温柔。

    距离约定地点还有三十余里地进,车队开始在暮色中扎营歇息,深夜穿林而行,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是非常冒险的行为,甚至有待卫建议她,队伍干脆就在北山道口外等候,等到书院的前辈先贤前来。

    对于这个提议,她还在思考,然而无论怎么看,她现在也应该很安全,一入书院,从此便是书院人,所以微笑重新浮上她清秀的脸颊,压抑了数的欢歌重新回到了营地中。

    暮色中,一个简陋的帐蓬孤单单地设立在圆形车阵外围,公主的侍卫首领提出过疑问,但帐蓬的主人坚持如此,就是不肯搬进由五辆马车和箱柜构成的车阵。

    “不离他们的车阵远些,万一出事怎么来得及跑。”

    落凡有些自潮的说道。他绑好他那柄无锋剑,将长枪竖立在营帐外。

    营地在北山道口外,没有密林遮蔽,沐浴在最后暮光之中,暖洋洋地极为舒服,但此刻却像是染上了一层血红。

    有风穿 行于刚刚在春天苏醒的林间,呼啸低鸣,像是有幽魂在哭泣,落凡蹙着眉头望向密林深处,仔细倾听着那些呜鸣声里的细节,忽然大声吼道:“敌袭!”

    林风低鸣里的那丝杂音终于显现出了真相,一枝羽箭闪电般自林间袭来,呜呜凄啸,射向车阵中那辆华贵的马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看足球指数的软件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体彩p5 创牛配资 重庆快乐10分 球探体育 4场进球 鑫福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福建快3 吉林快三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一点 宜人配资 河南11选5 pc蛋蛋 十一运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