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超凡缔造者 > 026 控制人类
    似乎因为这个不属于造物世界的内容,所以夏禾等了好一会儿,愚者也没有回答,他便急忙吃了晚饭,等天黑了,使用拉姆模板,冲出家门。

    没办法……只能自己试验了。

    首先是精神力控制。

    蚂蚁这种生物,轻而易举就能控制,但貌似更高等级的物种,就有些困难了,就好比在野地里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只野兔,夏禾操纵着精神力冲向兔子的大脑。

    但仅仅让这只野兔顿了一下,然后逃脱。

    “看样子不能瞬间就控制住!”

    能够夜间视物的眼睛轻轻地转动着,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他抓了不少夜行动物,田鼠、蝙蝠、野猫……总数大约有十七只。

    挨个尝试一遍之后发现,每个个体的时间不同。

    有的十几秒就能控制住,有的则折腾来折腾去,一直到累了,才能够被控制。

    不过即便如此,也足够让夏禾高兴了,十七只不同种类的动物他能够同时控制,控制的同时,在脑海中能够浮现出十八个(连同自己在内)个画面,可能听起来会觉得有些繁多,但实际上,夏禾好像能够分心一般同时操纵自己和“分身”的行动。

    “极限是多少呢?”

    感慨了一句,双翅一震,夏禾冲天而起,他辨别了一下方向后飞过去,十几分钟后,降临在一个养鸡场里。

    这个养鸡场是舅舅家的,大概有四万只鸡。

    这么晚了,舅舅一家子也睡了,夏禾直接自己进入养鸡房里,开始施展作业。

    “这些肉鸡怎么比田鼠还容易控制……”夏禾的精神力扩散,直接笼罩整个养鸡房,然后群体化控制,这么弄下去,半个小时后,他就控制了七千多只鸡。

    他的脑海中,密密麻麻全都是各种分身视角。

    同时,他的脸色也开始苍白起来。

    虽然还远远没有达到极限,但很显然,控制分身会对自身造成负荷,估计上千只就已经开始产生影响,到了七千多只的时候才明显反映出来。

    意识一动,夏禾断掉所有分身链接。

    至于说那些田鼠,他则在断开前,操纵着这些害虫在地上插一根木刺,然后自己爬上去刺透身体等死……全都弄挂掉,也不知道明天那些农民看到这些穿刺鼠的死亡现场会有什么想法。

    从舅舅家养殖场离开,又飞了几十里。

    夏禾停在一家殡仪馆上空,这家殡仪馆是市里的,覆盖范围也一般都是市区和近郊,哪怕稍微远郊一点,也没有火葬的习俗,还都是肉身下葬。

    所以如果找幽灵的话,这里比较合适。

    事实上。

    停在上空的夏禾一眼就能够看到,几十道黑雾正在殡仪馆中流窜。

    大概率是属于不同的死者。

    他靠近过去,随手抓住一团黑雾,捏碎,捏碎的瞬间,一道非常后悔的感觉冲入他的大脑,可能因为比之前潇潇爷爷的幽灵要完整一点,所以夏禾还隐约读取到了一些模糊的信息,在信息画面之中,这个死者似乎十分后悔与儿子闹僵,以至于死的时候儿子也没有来看望自己……

    不足三秒,后悔感就消失了。

    夏禾沉默了片刻,正好看到又一道黑雾冲过来,他急忙抓住,捏碎。

    呼——

    又是一道信息浮现在脑海,同时也诞生出一种别样的情绪,这个情绪是眷恋,信息则是一幕幕闪回般的画面,画面中很是奢华。

    “或者后悔,或者绝望,或者眷恋……”

    夏禾小声呢喃着,这就是人死之前的情绪吗?

    不尽然。

    这两道之后,夏禾又分别感受了一下其他幽灵的情绪,发现这里面更多的是绝望,少数是愤怒,更少数才是安详。

    “这些幽灵,或者叫鬼魂,实际上是人死之前最后的记忆片段,蔓延在空中还未彻底散去,看似只有捏碎了冲入身体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但实则经常接触,也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生物,难怪医院或者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或许就有鬼魂的影响……”

    夏禾得出了部分结论,但又陷入更大的困惑之中:

    “这些记忆片段的最终归宿又在哪里?总不至于彻底消失吧……宇宙中有所谓的彻底消失这一概念吗?”

    想不出来。

    算了!

    等着到造物世界再去尝试吧。

    这么想着,夏禾就开始往家里赶,由于已经是深夜,他也有些困倦了,但好在拉姆模板的被动基因给力,他可以半个脑子睡觉半个脑子来维持身体的运动。

    虽然会导致速度变慢,但好在他也不着急。

    就这么张开翅膀,光着身子,维持身体的变色防止被发现,夏禾慢悠悠地在天空滑翔,地面上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便是远方发生的情况,也能够通过超声波定位与精神力将之完整呈现在脑海中。

    蜿蜒的乡间公路,点点的灯光,夜间赶路的大货车,刚刚下班的加班族,闪烁的霓虹,酒吧外狂吐不止的陪酒女,西装革履躲在黑夜中咒骂的男人……

    蓦地。

    夏禾停下来。

    低头看着那个咒骂的男人,很生猛地从酒吧里出来,后面跟着一个陪酒女:“……说好了是四百的,你少给了,求求你,我也很不容易……”

    啪!

    男人想要退开女人,却不小心打在陪酒女的脸上。

    他愣了一下,但很快脸上生出一丝残忍,干脆上去冲着陪酒女的肚子用力踹了两脚,还吐了口口水:“妈的臭娘们,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你特么大腿一张来钱比我还……”

    夏禾钻到他脑子里,将其控制。

    陪酒女痛苦地呜咽着,半天起不来,但等了好久见没动静儿,急忙抬起头,却发现西装男很诡异地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站在自己面前,一动不动。

    就好似雕塑一般。

    “先,先生?”陪酒女吓了一跳,生怕男人有什么病。

    西装男好似没听到,保持着动作不变。

    事实上他现在正在大脑中抵抗着夏禾的精神力入侵,这玩意儿就像是做梦一般,所以如果陪酒女靠近一点,就能发现,西装男的两只眼珠子现在正在缓缓地转动……

    一分钟后。

    咔。

    西装男的身子总算晃动了一下,有了动作,他低下头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似乎觉得有点新奇,然后走到陪酒女面前,蹲下:“你……没事吧?”

    陪酒女被吓着了,她急忙想后爬,想要躲开。

    “算了,这些钱给你,可以的话去医院看看,算我给你陪个不是。”西装男掏出钱包,看了看,里面大概有一千左右,便直接掏出来,全都给了陪酒女,完事儿后才转身上车,一溜烟儿跑开。

    ————————

    “周贺,新媒体行业的吗……”

    夏禾没有切断对西装男的引导控制,只是在其脑中隐藏起来,平日里周贺还是周贺,但只要夏禾有需要,他就会变成傀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排列三投资稳定挣钱方案 黑龙江的11选五的漏洞图 中国福利彩票下期预测 海南4+1玩法中奖缴税 上证指数最高点是多少 哪一年 贵州十一选五500期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天津快乐十分前三组走势 炒股开户流程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百宝彩票山西快乐十分 六尾中特一波 浙江体彩6+1机选 基金配资贷款 广西快乐十分购彩 炒股初学者入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