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 > 第190章:不能相认的无奈!
    她回过头来,冲他含泪一笑,哽咽道:“将军觉得我应该去哪?我还能去哪呢?还不是出这大殿去,您忘了吗?我早已被王赶了出去,这逸琇宫早已不是安生之地,今儿个王又不肯认我,将军觉得我面皮是否还可以再厚些?”

    她郁郁上心头,面部抽搐,柔弱的,一脸梨花带雨。

    “我要走了,还请将军告诉王,谢谢他那次将我从大牢中救出,若不是他,想必我也死在了那牢狱中吧。他救了我一命,我俩从此互不相欠,就从此陌路,各自安好吧。”

    若是当初不识,不爱,就不会这般地患得患失,痛苦难耐。她咬着唇,撑起一脸无所谓,告诉自己思绪里少些深恋,不要辗转去相思想念。内心被委屈伤心填满,她无言转身,缓缓向前,从容淡定,她再也无心理会孙威。当那脚步向前,她知道,一切,都该是结束了的样子。

    匆匆结束了政务的君王,一下了殿来便疾步直奔向了逸琇宫。

    推开虚掩的大门,屋里陈设简单却整洁有序,偶有鸟鸣啼叫,只是屋里,没有了自己想见的人儿。

    君王心里失落了起来。

    “王,走吧,她不在这里了,小小姑娘她早已离开了。”孙威小声道。

    他点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是本王亲自将她赶了出去,我真是糊涂,为什么不肯多看她一眼,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日思夜想的女人,原来竟和自己同住在一个大殿中。

    “我该是有多么的糊涂,又是有多么的愚蠢,那一次大牢中我若肯上前瞧她一眼.......。”他痛心疾首:“那一次没瞧见也罢,后来她的手伤,那明明是被夹伤的啊,我,我也愣是没往多了想,我若是多想一下,深思一下,或许,或许.......”他一只手重重拍打在了门框上,一脸的懊恼不已。

    “孙威,走,出城,我要去找她。现在,马上,立刻。”君王说着,已飞快地转身向外走去。

    马蹄声脆,扬鞭起急,心似箭......。

    “小姐,我们几时动身回魏国?云映好准备些路上吃的干粮。”路上,听云映一说,她这才恍然,一会的功夫已离客栈不远了。

    “回魏国,明儿个一早就走吧。”只是眼光不知觉地停留在了那间小茶馆,往昔历历在目。

    “姑娘,可要进来喝壶茶。”老板见她走来,热情地招呼了起来。

    她从前般向身后望去,又四周探望,只是,那个熟悉的身影没有像往常一样从身后走过来。

    虽深知他不会来,心还是不免低落冰冷。

    “我这店里有上好的花茶系列,姑娘想喝可以进来瞧瞧,香的很呢。”

    她摇摇头。茶即使拙的很,若两个人品,也能是甜蜜的,品出一口茶香,和情意绵绵。茶再香再好,若是独饮,也只能是一腔忧愁,一身孤独。

    “走吧,我们回客栈,我有些累了。”她低低的冲云映兰儿叫道。

    君王和孙威在城外转悠了许久,他们没有等到小小,君王的心情也灰暗了起来,顿时,好像掉进了冰窖里,心,从头凉到了脚尖。

    “孙威,她一定恨透我了吧,不想见我了。”

    “小小姑娘她,她临走前让我转话于您,王,我怕您听了会不高兴。”

    “这样说来,她那话定是不好了,无妨,你说吧,本来这心也高兴不起来,也不多你这几句。”他一脸严肃,向孙威面前探了头过来。

    “她,她说谢谢您将她从大牢中救出,您,救了她一命,所以从此,互不相欠,各自安好。”他断续着说。

    君王瞬间低眉了下来:“她怎么就不能理解本王,我那是想保护她啊,那样的情形我怎么可能认了她,在许多事情还不明晰的情况下,我是怕她受到伤害啊。贺健虽被虏,但党羽未清,而王后刁蛮,本王是怕一旦相认,指不定会招来祸端给她。”

    红着双眼,他恨恨道:“你没瞧见那王后,她分明就是想置小小于死地啊。”

    一番急促,顾不得尊容面子,他冲着四周围大声地叫了起来:小小,小小.......。

    良久,他只得奄奄道:“看来,她终是不肯见我了。不行,我得去茶馆找她,她一定会在那里......。”

    茶馆老板见她摇头,便招呼着别的客人去了。

    滴滴泪,滴滴醉,怨恨重,从此心生愁绪,长恨水东流。

    云映拉她快快走,说是回客栈收拾收拾,还是赶路要紧。

    每次一说回魏国,她们俩总是高兴的很。孙梦却高兴不起来,心情沉甸的很。

    走进客栈,店小二热情道:“客官回来了,午食可要吃些什么?”

    云映摆摆手,说结账退房了吧,我们一会要着急赶路。

    君王狂奔至茶馆,未见得小小,他一脸的失落。

    见老板走来,他急急上前,满心欢喜着能打听到什么:“你可还认得我?”

    老板端详半天,点点头,说你可是前几日和那姑娘一起来的?记得的,那姑娘方才来过了,又走了。

    君王急了,连忙问:“你可知道她去了哪里?走了多久?”

    老板摇摇头,说我不知道,她走了小一会了。

    街道中搜寻,眼里吟着泪光,他竟惊觉:“孙威,会否,此次一别,会成永远。”

    孙威叫了一声‘王’,说我不知道,但看小小姑娘的言行,好像这次是铁了心要离开您。

    他点点头:“我知道,我伤她心了,我冷落了她那么久,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和委屈,她在背后为我做了那么多,到头来,我却不能认她。我理解她,我不怪她,可是谁能告诉我,我如何才能找到她?”

    “小小,你在哪?你在哪啊,我想你了。”他低喃自语。

    那次城门外,她第一次追他而来,不停唤他白墨,那些灵魂相遇而擦出的火花,碰撞着心灵,又擦肩而过。奈何最后终无法携手,哀伤上心头,他在人生无可奈何的日常里,哀怨哀伤。

    生命,总是太多的期待,却一直失望。太多的梦想,最后总落空,于心里的无可奈何,让太多的言语,无人可诉,无法可言清。为人王者,她怎晓得他的无奈,他在现实里无法逃离,只能一直被羁绊,直到,最心爱的女人也不能相认的无奈。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

    传奇爱恋恋恋不舍贴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