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哥哥万万岁 > 806、我去神农架了
    第二天,李想和黄佑怡待在酒店就没出去过,直到第三天中午,两人才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从房间出来。

    李想笑道:“你能不能自然一点,自然一点,别紧张。”

    虽然看不到黄佑怡的脸色,但是从她走路的姿势,以及整个人的气质能看出,这个姑娘心里害羞的不行。

    黄佑怡白了他一眼,说:“我不管,等会儿你自己去退房。”

    李想问:“你不去吗?”

    黄佑怡被口罩遮住的脸红扑扑的,说:“我才不去。”

    李想说:“我们就不能大方一点吗?为什么要搞得做贼似的。”

    黄佑怡说:“反正都交给你了,你去退房,我直接到停车场。”

    李想笑道:“好,没问题,你直接去停车场,我去退房。”

    两人乘坐电梯,因为还有其他两个人在,所以他们没有说话,李想到了一楼大厅就出了电梯,而黄佑怡继续往负三楼去,在那里找车。

    李想来到前台大厅,交还两张房卡,闷声说了句:“退房。”

    前台姑娘接过房卡在电脑上操作,猛然抬头盯着他。

    李想:“怎么了?有问题吗?”

    “啊?没,没有。”

    李想问:“房退好了吗?”

    “退好了,您可以离开了,欢迎下次光临。”

    李想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就走了,不用看也知道,身后那姑娘猛盯着他看,肯定是刚才退房看到了他的信息,知道了他是李想。好在,李想当初给黄佑怡另外订了一套房,两人没有明目张胆地住在一起,不然鬼知道这酒店能不能保守秘密。

    李想回到车里,见黄佑怡正在打电话,朝他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立刻知道估计是她爸爸妈妈打来的电话。果然,是她妈妈的。

    挂了电话,黄佑怡愁眉苦脸地说:“我妈说,我爸要疯了。”

    李想吓一跳,问:“怎么了?”

    黄佑怡气呼呼地揍了他一拳,说:“还不是你把我拐跑啦!从前天晚上关机到现在,家里找不到我,很担心。”

    李想能想见黄千赫那老醋坛子会有多生气。

    他打开自己的手机,开机,一连串的信息跳了出来,说:“一天没开机而已,感觉世界末日了。”

    有芥川艾嘉发来的,说她昨天已经离开了魔都,前往香江,特地感谢李想对她的帮助。

    还有窦窦的,这个小朋友是用向小园的手机发来的。李想为什么知道是窦窦发来的呢,因为落款写的是班长姐姐。她发来的短信内容是,李嘎子和它老婆昨晚没有回家,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李想左看右看,觉得这条信息别有所指,很怀疑是向小园指使窦窦发的。

    黄佑怡凑过脑袋来看,先是幸灾乐祸地哈了一声,接着又愁眉苦脸说:“我现在好害怕,不敢回家。”

    她没好意思对李想说,刚才她妈妈打来的电话有多直接!虽然从小就知道妈妈的性格,和她谈心从来没什么顾忌,但是黄佑怡刚才依然大感吃不消。

    李想说:“要不,我和你回家,我和你爸坐下来好好谈谈。”

    黄佑怡又是高兴,又是担忧,犹豫不决,这时候,李想的电话响起来了,来电显示是向小园。

    李想说:“我妈的电话,我先接。”

    应付了向小园,两人坐在车里想办法,越想越觉得不对,李想不禁说道:“我们平时是不是太乖了,以至于消失一天就好像犯下了大错,但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干啊,和心爱的人谈恋爱,消失十天半个月的不是很正常吗?不行,要调整心态,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我们要理直气壮一点,来,抬头挺胸。哎,算了,你还是别挺胸,够大了。”

    “李小象你想挨揍吧。”黄佑怡嗔怒地捶他一拳。

    李想说:“别担心,我想好了,跟你回家,去见老丈人,和他好好唠嗑唠嗑。”

    两人开车离开酒店停车场,来到机场,一起坐飞机飞往了粤州。李想把黄佑怡送回了家,然后被黄姑娘赶了走。她思前想后,还是担心男朋友的小命,于是让他先留住小命,有事从长计议。

    黄佑怡回到家,第一时间就被她妈发现了。

    乔秀秀先是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番,确定没少零件才松了口气,随即让她低下头来,不断敲她脑袋,说:“走之前再三叮嘱你,要提防要提防,你就是不长心!让大灰狼吃了吧?!!!”

    黄佑怡假装听不懂,说:“妈你怎么知道我遇到了狼?好大的两条狼,跟了我们一路,吓的我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乔秀秀问:“你说什么?”

    黄佑怡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我去了神农架玩,在那里遇到了狼,这么大。”

    乔秀秀问:“这么大?”

    黄佑怡点头:“这么大。”

    乔秀秀又敲她的脑袋:“大你个头,骗谁呢?!”

    黄佑怡说:“是真的,我真的是去了神农架,和李想,还有他堂弟和堂弟的女朋友。”

    乔秀秀问:“你电话打不通是什么意思?”

    黄佑怡说:“神农架那边没信号,我们一进山就和外界断了联系,直到昨天晚上才出山。当时已经很晚了,就没有回你信息,这天一早不是就给你打了电话吗。”

    乔秀秀说:“你这借口可以,我信不信不要紧,关键是你爸,看你能糊弄他吗,你去吧,他就在书房,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出家门,等着你呢。”

    黄佑怡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妈,我爱你们。”

    乔秀秀撇撇嘴,说:“你少来吧,还儿行千里母担忧,下一句是母行千里儿不愁吧。”

    另一边,李想在别墅小区附近徘徊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开车走了,来到外婆家,看望两位老人家,在这里住一晚,第二天一早飞回盛京。

    当天晚上,外婆就开始帮李想收拾行李,塞了零食后,又塞了两件织的小毛衣,说:“听窦窦说,她生病啦,最近北方气温下降的快,你们做大人的要照顾好小孩子,做好保暖措施,这是我织的,窦窦和师师各一件,买的那些毛衣没有自己织的保暖,带回去,给小妹妹们穿。”

    李想说:“窦窦没生病,她装的,你别上当。毛衣怎么只有窦窦师师的?我的没有吗?”

    那个小朋友假装生个病,就要嚷的天知地知无所不知。

    外婆说:“你19岁的小伙子,扔进水里水都要沸腾,不需要这些身外之物,你的责任就是照顾好窦窦师师,尤其是师师,别生病啦,好不容易长了一点肉,一生病又要掉光。”

    李想心想,还是女朋友好,看,外婆已经变心了,曾经把我当成宝贝,现在还把我当个人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青海11选5 富鑫策略 皇冠滚球即时指数 佳境配资 任选9场 雷速体育网球比分直播 倍盈配资 6场半全场 大牛网配资 任选9场 宝利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 策中策配资 福建36选7 启天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