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将门玉女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试探,殿下慢走
    “我们什么可什么都没说,要怪就怪你来的太巧了,她没走……”楚浔偷瞄着君无忧脸色,强忍着笑道。

    君无忧,平日里见那些女人总是姐姐前妹妹短的。遇见了合眼缘的姑娘,还会赠上一首诗称赞人家。现在倒好,心情不好还是……怕了这个紫荆郡主?他若是早知道君无忧有这么怕女人,拼着胆子也该把他的行踪散发出去。想想都觉得有趣!

    “阮廷虽为谢家人,但负责天下第一楼的一切事宜。”君无忧淡淡的道。

    言外之意,谢阮廷办事不利,把人留在了这里。

    谢阮廷点头,看着离开凭栏从楼上迫不及待跑下的慕容紫荆,眼瞳幽幽意味不明:“无忧,你觉得一个女孩子满面羞怯,什么也不说就说等你,这是阮廷负责得了的事么?”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觉得,这郡主殿下对咱们无忧挺有意思的。哈哈~”楚浔不怕死的插腰大笑。但见君无忧爱搭不理的、一旁谢阮廷警告的眼神,遂即不知所措,腰也不屑于插。

    “君无忧!”慕容紫荆提裙扑来。

    “两位慎言……”君无忧来不及说什么,身后长安见慕容紫荆的急迫样,机智的推着轮椅就转身。看得后面两个人一脸懵逼。这长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护主了?

    几日很快过去,将军府里安静得异常诡异。这夜,萼儿终于披着外套在一个酒楼与她主子接头。没交谈一会,露儿便带着彦浅清闯进去。结果是,彦浅清留下了,露儿却被一个黑衣蒙面的人拧了出去。

    “是你……”见一身红裳,戴着金黄色面具的赫连城从绯色帘子里出来,彦浅清看萼儿的眼神也复杂起来。

    “不错,是我。”赫连城邪笑,踱步来到跪在帘子外的萼儿面前,随手就捏起她的下巴来:“你突然跑到这来做什么?”

    一句话问的模棱两可,可彦浅清还是知道他问的是自己并非萼儿。

    “她是你安插在我身边的吧!赫连城,为了从我身上得到好处,你还真是费尽心思啊!”朱雀令她早说过,她并不知道是什么,她也没有,可他就是不信。

    丢去手中的下巴,赫连城直起身看来,道:“清儿,在事情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你最好不要乱说。我都让她做什么了?她比你清楚。迄今为止,我就让她向你坦白一切而已。”

    “坦白一切?让她取得我的信任,然后你想让她做什么她在我这里就畅通无阻、如鱼得水了是不是?你真的好卑鄙!”彦浅清才不相信,相信了她岂不是傻子了!

    赫连城解释也无力回天,他仰天长叹,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彦大小姐,主子想得到的东西,一旦知道在谁的那里通常都会采用最直接的方式。无非就是多耗费些人力财力的问题罢了。如今您失忆,记不起仇家,这十分对您现在的处境不利,主子这样做也是为了您好啊!”最后还是房间内突然出现的褐袍中年男人说的。

    彦浅清后退,完全看不懂这些人到底给她演的什么戏,“为了我好,我与你们非亲非故,我的事你们也要管?”原主的姑姑算计她,把她从另一个世界带来,他们这又是想干什么?

    赫连城无声遣退褐袍中年男人,一步步向彦浅清走来,站在一定的位置,居高临下道:“孤想管便管,你总有一天会知道,也无权拒绝。”

    “赫连城,如果你非要这样的话,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赶快把露儿交出来,否则别怪本小姐不留情面!”能如此自称的,想必也非一般人了,想讨好她从她这里得到好处,那也得看她接受不接受。

    “把清儿的丫鬟也就是那什么的露儿还给清儿,至于这废物,没有利用价值就地解决了,清儿能这样,都怪她!”无力的说着,赫连城伸出修长的手指不住揉捏大脑皮层,转身也不管彦浅清是去是留:“孤头疼的紧……”

    彦浅清嗤笑,都到这个时候来还一口一个“清儿”,喊得这般顺口,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是他什么人。这做样给她看?

    她眼睛还没瞎,心底也亮堂着。

    露儿一被人带出来就抱住彦浅清,上下将她浑身上下检查了遍,这样子教彦浅清啼笑皆非。

    “没事,我们回去吧!”彦浅清拉着露儿两人正要离开,那边匍匐在地的萼儿惊慌,拼了命的爬着过来一把将彦浅清的大腿抱住,大喊:“小姐救我!”

    “你现任主子要杀你,与我何干?怎么说来,你当初参与了杀害我的事,你觉得我真的不在意么?你死了,正好合我意!”对于曾经置她于死地的人,彦浅清可没有菩萨心肠。有人动手,也省的脏了她的手。

    套路任务失败,留着也没用。可惜了这细皮嫩肉的,楚楚可怜的美人儿!纵使她想留她一命,她主子肯么?遂,彦浅清随意。

    露儿露出憎恶的表情,躬下身去使劲掰开紧抱彦浅清腿脚的手。掰不开就着急看向彦浅清,最好笑的是与萼儿杠上,大眼瞪小眼的。

    “不,小姐,你救救我!我肯定还有用,还有用……”那边赫连城的属下抽出长剑过来,下的一边同露儿比力气的萼儿花容失色大喊。

    彦浅清严明手快,一把将露儿拉开,同时袖间藏匿的银针咻咻发出,几根银针刹那刺中那握剑的臂腕。

    “呃!”中招的浅叫出声,那握剑之人住了手,看向彦浅清的目光及其复杂,有敬有畏有不懂。

    “你这么急迫,是想杀她儆本小姐么?本小姐看得血腥,本小姐丫鬟可金贵着呢,要是被着了你觉得你担待得起?等我们走后,她,你爱怎样就怎么样。”说着,低头见萼儿那无辜透着感激的泪光,彦浅清道:“放手,是想等着本小姐废了你这双手不成?你有没有用对本小姐不重要,与其求本小姐还不如去求你主子。”

    萼儿惊愣,缓缓的松了手上力道,露儿被刚才那剑吓得寒蝉若噤,但见萼儿这样,便趁机抓一把彦浅清面前萼儿推开。

    “小姐,我们走!”唯恐萼儿再爬上来拉住彦浅清,露儿慌张的催促道。

    彦浅清受到过她那个世界良好的教育,对生命始终本着尊重的态度,哪怕这萼儿真的是该死,她毕竟也还活着不是?萼儿说自己还有用,她也给萼儿指出条出路了。这有作用嘛,就要看人怎么变动了。

    唉!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知道谁是原主的仇人便好。彦芸,太子妃徐淑景是吧!还真不是冤家不聚头,前些天她惹了人家。

    平安回到将军府,彦浅清在丫头们的服侍下沐浴更衣完,才把露儿哄去休息,这一关门就碰上了狼。“你!”还被来得及避开,慕容珏便将人壁咚抵在雕花镂洞的门面上。

    慕容珏可真的是行动派,二话不说要下嘴,只可惜被彦浅清强硬的躲了过去:“告诉我,你这么晚去见了谁?”

    “一个危险的人物,带着面具,殿下应该不认识此人。”彦浅清蹙眉,承受着面前之人强大的气场,还是直言不讳道。

    方才她和露儿的谈话,他必然是听到了什么,倘若她有所隐瞒,他该如何看她,只怕愤怒难收,那她就危险了。

    “男的?”

    “对,是个男人,看样子很有势力,知道我是你的女人还光明正大的问我索要什么朱雀令。”彦浅清推着面前之人,淡淡的道。

    慕容珏知道朱雀令是什么,“朱雀令”三字从彦浅清口说出,怎么听怎么不舒服。她莫非也认为他接近她,就是为了从她身上得到什么朱雀令吧!

    赋灵族早就已经不存在,赋灵一族就只留下那绣坊坊主聊生。朱雀之令真有那么大的作用,早该颠覆乾坤扭转战局了!

    “那清儿不妨告诉本王,朱雀之令在不在你这里,这样本王也好替你保管,省得那些小人心生不轨……”凑近彦浅清,慕容珏紧盯着她低垂的眼眸道。

    “多谢殿下抬爱。其实浅清并不知道什么是朱雀令……”彦浅清怯生生的道,袖下捏紧、眸子里已然一片冰冷。

    面前这人阴晴不定,她只是试探他一试,他便毫不犹豫的吊住上鱼钩。到底是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你不说本王也知道在谁的那里,好好休息,待本王花些时间找上一找到那朱雀令,看看是否真如传言那般!”抚摸上抵在他胸膛的手,慕容珏倏然起身顺着被弄皱的衣袍,看着彦浅清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宠溺的味道:“清儿这是不希望本王走?”

    彦浅清还没反应过来,在她看来慕容珏通常都不怎么好说话,怎会轻易就走?“不,怎么会,只是碍于礼节。”待反应过来,她才知时间不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是不妙。

    慕容珏本是要走的,听了这话不自觉的停了步子。唇角微扬的他稍稍躬身,眉眼倾斜的打量着彦浅清,随后看着彦浅清将门打开恭送他:“殿下慢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彩票送彩金 好运彩官网 股票赚钱最终是赚谁的钱 河南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股票分析师黄鑫老师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 辽宁快乐12开奖一定牛 浙体育彩票20选五 北京时时彩官方开奖号码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吉林11选五规则 北京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重庆快乐10分开奖视频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邮政理财产品鑫鑫向荣 东京快乐8计划